91txt > 玄幻小说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正文 第2章 偷鱼养你呀
    裴玄迟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瘦弱的小白猫,他迟疑片刻,将馒头放在一旁。

    “咪?”

    馒头虽然在地上滚过一圈,但掰开表皮,馒头里面还是干净的。

    最起码比地上那摊味道怪异的饭菜好的多。

    云洛亭眨了眨眼睛,不吃吗?

    随后便看着裴玄迟从怀里摸索着拿出个油纸包,打开之后,里面装着几块被挤的有些碎了的糕点。

    原来是有藏着吃的。

    想来也是,太监明晃晃的克扣吃食,再不私下准备点什么,只怕真可能会被活活饿死在这。

    然而,裴玄迟并没有吃,而是小心翼翼的将糕点递了过来。

    “……?”云洛亭一愣。

    给我?

    见小猫不动,裴玄迟又往前递了递,“吃?”

    喂食的动作有些生硬,话一出口,裴玄迟也自觉不好。

    小猫似乎被他吓到了,不躲不闪也不吃。

    糕点是咸口的,加了些许肉糜,流浪猫缺少吃食,应当是喜欢的。

    眼下却不见小猫上前来吃,是……害怕吗?

    裴玄迟蹙起眉头,犹豫着将糕点放下,伸手撑着树干想起身退到后面,离得远些,小猫应当不会害怕到不敢吃。

    然而还未等他起身,只感觉袖口一紧。

    低头看去,就见圆润的猫瞳一瞬不眨的看着自己。

    “喵呜!”云洛亭咬着他的袖口,拉着他往后拽。

    能站起来就别浪费时间,快跑。

    拉扯间指尖难免触碰到毛茸茸的软毛,裴玄迟顿了顿,“你是要我跟你走?”

    “咪!”

    裴玄迟说:“殿内设有阵法,我不能离开。”

    若是全盛时期的魔尊,别说是阵法,整个修真界都困不住他。

    但现在……

    云洛亭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阵法,这样的话,跑出去的可能性不大,能不能出去是一回事,出去以后必定会惊动太子,跑不了多远就会被发现的。

    云洛亭放开裴玄迟的袖口,看着自己来时的那堵墙,跑了几步,踩着旁边的树轻松跳了上去。

    墙沿虽窄,但也能供一人过去。

    刚才那太监跟太子说了‘酉时’,取眼睛应该是有特定时间,先藏起来,躲过这个时间。

    正好可以在墙上过去。

    爪子拍了拍身边的墙沿,小白猫轻叫了一声:“喵~”

    像是引他上去,又怕声音太大惊动别人,于是小心翼翼的。

    裴玄迟只当小猫是想让他翻墙出去,也没有多想。

    还未等他有所动作,远处便传来脚步声,“皇弟这是要去哪?”

    云洛亭蓦地一怔,这人怎么来的这么快?

    裴玄迟不动声色的看向太子,记忆中满是裴文珏临死前满身脏污剔肉磨骨的样子,眼前的人却衣着光鲜。

    裴文珏优哉游哉的走上前来,“这地方远,皇弟要是有什么想要的,跟皇兄说一声,为兄自会吩咐下人把东西送来,也省的你到处走动。”

    太监跟在裴文珏身后,笑着递上木盒,“殿下。”

    木盒中软垫上放了一把以灵石雕刻的匕首,裴文珏将其拿在手中,双手负在身后,“下去吧。”

    “奴才告退。”太监顺从应是,端着木盒走了出去。

    指尖慢条斯理的划过匕首,虽不够锋利,但却是最合适取灵眼的法器。

    裴文珏走上前来,说:“仔细算来,咱们兄弟二人也有段时间没见,你看着清瘦了许多,可是那太监对你有所苛待?为兄还特意叮嘱下人照顾好你,不曾想这些奴才竟敢阳奉阴违,当真是为兄的失职。”

    言语诚恳,仿佛真的在反思自己。

    裴玄迟神色淡漠,这番话他上辈子便听过一次。

    “皇弟可是在怪为兄?”裴文珏叹了口气,“为兄也有难言苦衷。”

    说着,他为难的顿住,没有继续说下去。

    裴玄迟没有半点问询的意思,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裴文珏面上片刻凝滞,伪善的面具险些挂不住,“你降生便被钦天监定为灾星,若不是我母妃心善,见不得你以幼童丧命于卦象,只怕你早就……”

    裴玄迟挑了挑眉,心善?

    灾星的名头不正是太子生母买通了钦天监,强加在他身上的吗?

    本意是想除掉他,却意外发现这双灵眼,又连忙找了个命格相交的名头,为的就是保住他的命,等着时机到了,取他的眼睛。

    裴玄迟懒得听他废话,慵懒的向后靠去,淡淡的打断他的话,“少废话,要剜我的眼睛就直说。”

    “你……你何苦用这种语气与我说话?”裴文珏故作心痛,“为兄为了你的事几天几夜都未曾安枕,你如此误会为兄,莫不是那太监背后嚼口舌与你说了些什么?”

    “难不成你宁愿信一个下人,也不相信为兄吗?”

    “灵眼虽是好物,但生于灾星身上,父皇要是知道了,便是我也保不住你。”

    裴文珏语重心长道:“要保住你的命,只能剑走偏锋,剜去这双眼睛,你可莫要听信下人谗言,误会了为兄是别有用心啊!”

    裴玄迟淡淡道:“我要是不想把眼睛给你,你又如何?”

    “你年纪尚小,做不出抉择,为兄自当为你做决断。”

    裴文珏义正言辞道:“皇弟无需害怕,没了这双眼睛,你就能活下去,为兄自当为你安排好一切,保你后半辈子安枕无忧。”

    裴玄迟心下冷笑,安枕无忧?

    上辈子他并未答应裴文珏的要求,被硬剜去双眼,破了识海钉进棺材,棺材上加了阵法,想硬生生把他熬死在里面 。

    为的就是激怒他,使他溢散的魂魄充满怨气,借此来炼化灵眼,能将灵眼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裴文珏口中的话,当个笑话听听就是,当不得真。

    “我言尽于此,皇弟,你可下了决心?”

    “自然。”

    裴文珏面上登时浮现出笑意,“那便好,如此一来就由我亲自……”

    “不给。”

    “保你没有半点痛楚……”裴文珏话音一顿,“你说什么?”

    裴玄迟见他一脸骇然,忍不住仰头大笑,却牵动内伤,止不住的咳嗽起来,“咳咳……我说,这双眼睛,有本事来抢啊。”

    裴文珏好言相劝到现在,平时高高在上惯了,几次被裴玄迟下了面子,他面色自然不好看,“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裴玄迟嗤笑一声,全然没将他放在眼里。

    咳嗽间,喉中满是血腥气,余光瞥见墙上那一抹白色,裴玄迟顿了顿,将装有糕点的纸包打开,放在手边的石头上。

    特意垫高了些,没有沾上地上的泥水。

    裴玄迟放东西的时候,视线一直在看着云洛亭。

    云洛亭轻眨了下眼睛,远远地好像从对方眼底看出些许复杂的情绪。

    都虚弱成这样还想喂猫?

    垂在墙沿的尾巴轻晃,眼前那个瘦弱的少年,像是坦然赴死一般,留下了仅剩的偷偷藏起来果腹保命的糕点给他。

    裴文珏见他神神叨叨的,最后一点耐心耗尽,干脆拿着匕首上前,“为兄都是为了你好,这双眼睛,你便就此舍去吧。”

    说着,高举起匕首用力刺下去。

    裴文珏掩饰不住面上的笑意。

    狞笑中肆意挥洒心里按捺许久的情绪,此刻只觉得无比的畅快。

    忍了那么久,让这个人多活了那么久,他平庸了这么久,眼下终于可以将一切扭转!

    有了这双灵眼,他必能飞升大道!

    不日将跻身仙人之列!

    然而,还未等匕首尖端触及灵眼,一道白色身影猝然闯入视线,裴文珏手上骤然一顿,“谁!?”

    “喵呜——!”

    裴玄迟蓦地怔住,神色茫然的看着突然跑过来的小白猫。

    云洛亭仗着身形小,动作灵巧,再加上从树上跳下来,裴文珏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直接一爪子挠在了对方脸上。

    “啊——!”裴文珏惨叫一声,面上刺痛不已,他怒骂道:“你这该死的畜生!”

    说着,反手将匕首刺向云洛亭。

    云洛亭正要咬他,却被一只手抓了过去,还没回过身就已经被裴玄迟挡在了身后。

    裴文珏面上渗出血珠,被猫抓出来的血道十分明显,气急败坏的握着匕首胡乱挥舞。

    裴玄迟趁机使出全身力气抓住太子的手,反手将匕首刺入他的手臂。

    丝丝魔气与匕首灵气碰撞,涌入太子体内。

    裴文珏陡然睁大了双眼,身形僵直的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云洛亭从裴玄迟背后探出头来,歪了歪头,“喵呜?”

    他怎么了?

    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死了,前者倒是件好事,要是后者……就比较麻烦。

    裴玄迟见澄澈的淡蓝色猫瞳一瞬不眨的看着他,强压下喉中的血气,轻声说:“无事。”

    说着,他试着对小猫露出一个和善的表情。

    抬手想去拿石头上的糕点来安慰小猫,却摸了个空。

    云洛亭顺着他的动作看去,发现糕点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

    本就有些碎的糕点倒扣在地上,更看不出原样。

    云洛亭歪了歪头,“喵呜~?”

    你饿了吗?

    不等裴玄迟有所反应,云洛亭伸出爪子拍在裴玄迟的腿上,“喵呜!”

    我找吃的,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裴玄迟未来得及说话,小猫便已经跑远,跳上墙沿不见了踪影,“等……咳咳!”

    鲜血顺着嘴角流下,裴玄迟下意识的抬手擦拭,意外发现袖口上的血迹,在向上,衣服上也布满了血。

    素色的衣服点缀鲜红的血液,看起来分外惹眼。

    ……是裴文珏的血。

    流浪猫本就机敏,再加之这只雪白的小猫很是聪慧,且有灵力,应当对血气更加敏锐。

    小猫是被他这幅模样吓跑了?

    沾血的指尖轻颤,跳动的心缓缓沉了下去。

    吓跑了也好。

    像是说服自己那样,他默默想着……

    吓跑了,也好。

    裴玄迟仰起头,无力的抵在树上,缓缓闭上眼睛,任由嘴角的血滴落沾湿衣襟。

    ……

    “咪!”

    听到声音,裴玄迟身形一僵,动作极缓的扭头看去,只见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在竖在草丛中,颠颠的向前。

    他以为被自己吓跑的小白猫,正叼着篮子从草丛中跑出来。

    云洛亭眼睛亮亮的,边跑边叫,因为叼着东西,声音有些不稳,带着颤颤巍巍的尾音:“咪呜呜——~~!”

    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