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正文 第5章 猫比你聪明
    云洛亭窝在他怀里,爪子指着地上的隋平,“咪呀!”

    抓了他威胁他爹!

    “嗯?”裴玄迟没注意到地上躺着的人是谁,踢开以后那人面朝地也看不见面容。

    太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殿、殿下这是缘何如此着急,话都不听奴才说完,呼……”

    “殿下吩咐的事,奴才找了相熟的人,但国师之子鲜少独自外出,如今国师之子与国师一同入宫,国师之子半步不会离开国师,又谈何将国师之子邀来饮茶。”

    “奴才只是个小小的太监,殿下还是莫要为难奴才了。”

    太监以为是自己办事不利惹恼了裴玄迟,现在他可不敢惹裴玄迟,一路追过来只想着裴玄迟气能消一点,别为难一个太监。

    云洛亭眨了眨眼睛,国师之子……?

    “咪呜。”

    在那呢。

    裴玄迟抬手间,昏迷的隋平被打翻了个身,面朝上躺着。

    沾了泥水的脸隐约能看出样貌。

    “呦,这怎么还躺着个人。”太监跑的累极,本就紧张,看见那横躺着个人像是死了,吓得脸色都变了。

    待看清楚这人是谁的时候,太监更是脸色煞白,大腿根直打颤,几乎都站不住,“这、这是……”

    裴玄迟也没想到这人居然是隋平。

    原以为是那个不长眼的侍卫,却没想到……

    再看看被小猫叼着塞进他怀里的储物袋,上面有隋平的印记,储物袋里的东西还隐隐散着命契的灵力气息。

    太监都吓懵了,“殿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说是请来喝茶,现在人是见着了,但弄成这样,怕是会结了仇啊。

    裴玄迟本就想靠着隋平来制衡国师,说是喝茶,把人请来以后就不会再让他回去。

    眼下闹成这样,倒也没什么。

    总归是要撕破脸的。

    隋平是国师唯一的后代,倒不是说国师有多看重这个人,而是国师所行测算天命,会沾染因果,为国师者都活不过十八,这位为了活命,便与自己亲子结了命契,让儿子替自己担因果。

    命契一方死亡,另一人当场毙命。

    命契这东西鲜少有人用,曾出过意外,两个命格契约的人,实力较强的怕另一个出事牵扯到自己,便将他炼制成了无思想的人傀。

    此事一出,用命契的人便更少了。

    隋平为了保全自己不被国师当做傀儡,签订命契时要求注入自己的心头血,将命契放在自己手里,否则宁愿同归于尽,也不会签订命契。

    国师允了。

    上一世国师和隋平一同飞升后,命契自动消弭。

    而现在,那方命契应当还是存在的。

    有这东西在,相当于掐住了国师的命门。

    隋平每日与国师寸步不离,这次被小猫引来,想必也是轻视,不觉得一只猫能成什么事。

    结果反倒……

    裴玄迟往隋平身上丢了张隐匿符,掌心轻抚过怀里小猫,淡淡道:“把人绑起来,断他一臂,找个隐蔽的地方藏好。”

    太监猝然顿住,张了张嘴又在顷刻之间闭上,呐呐的应是,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问。

    问了平白遭殿下嫌弃,还显得话多。

    满脸不愿的拖着隋平走了。

    裴玄迟抱着小猫从近处回了殿内,感觉到符箓有异常动静时,他便随意找了个理由从大殿出来找猫。

    虽说心知那根红线能护小猫周全,但还是难免会担心。

    裴玄迟倒了杯温水捧在手里喂他,“跑了多久?饿不饿?”

    云洛亭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水,“咪呀~”

    没跑多久,主要还是隋平跑的多,他在墙沿上走,隋平在地上绕,有些地方过不去还得转个弯来,要不是他等着,隋平早就追丢了。

    裴玄迟用沾了水的丝绢擦拭小猫爪子的肉垫,虽说没踩到泥水,但跑了这么久难免会踩到灰尘。

    “下次遇到这种事不要理会,先跑,等我回来。或者,直接跑去找我。”

    “咪呀咪呀。”回的很快,边叫还边乖巧点头。

    裴玄迟都被他敷衍的给逗笑了。

    云洛亭倒没觉得有什么危险,他很有分寸的。

    杯子里的水喝完,爪子擦干净以后又递上另一只。

    收拾好后,裴玄迟就没让小猫再落地,一直抱着。

    小猫也很乖,被摸摸爪子碰碰尾巴都不会乱动,圆溜溜的猫瞳看着他的时候,特别乖。

    晌午后,裴玄迟也不必再去大殿,只等着国师自己找上门来。

    ---

    大殿内。

    皇帝站在门前负手而立,大理寺卿手握卷宗站于陛下身侧。

    太监频频向外望去,像是在等着什么人来。

    不多时,国师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参见陛下。”

    “国师免礼。” 皇帝顾不上许多,只等着国师告诉他有关灵眼的事。

    国师正想开口按照自己之前所谋划的说,但突然心底一慌。

    像是一脚踏空坠入深渊,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泥潭,心口猛遭重击,刹那间心跳停了一拍,喉咙发紧,连沙哑的气音都发不出来。

    皇帝心里着急,却也没有催促,只暗示道:“国师可是有话要说?”

    国师点了点头,强压下心底的慌张,然开口时却突然感觉左臂剧痛!

    “呃啊——!”国师忍不住惨叫出声,一把抓住自己的左臂,但左臂完好在自己身上,唯有剧烈疼痛传来。

    皇帝:“国师!来人,传御医!”

    “陛下无需麻烦。”国师疼的面色惨白,额头上满是冷汗,“微臣这是老毛病了。”

    他咬紧牙关,将痛呼咽了回去,呼吸急促间说道:“请陛下开恩,派侍卫前去寻我儿。”

    “隋平身上带有微臣寻常食的丹药,将隋平带来便可解微臣之苦。”

    皇帝连忙道:“快派人去寻!”

    国师本想自己前去,但手臂上的痛楚疼的他几近昏迷,索性递出一道玉,“带上此物,可知晓吾儿所在。”

    “来人,送国师回殿内休息。”

    “多谢陛下。”国师面色惨白,由太监搀扶才勉强走了进去。

    ---

    侍卫来南陵殿找人。

    裴玄迟站在窗边,不动声色的抬手遮住怀中小猫的耳朵。

    云洛亭好奇的向外张望,“喵?”

    他们都是来找隋平的吧。

    裴玄迟见小猫似乎很好奇,便指着侍卫手里的东西说:“那块玉佩上有刻印,可寻找隋平几个时辰内所到之处,像是追着隋平的脚步找人。”

    云洛亭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隋平身上被放了符箓,应当是找不到人的。

    而且,他们抓隋平的地方,离南陵殿有段距离,按照脚步出去,要在各个殿内绕许久,指望这个玉佩找到人,基本不可能。

    侍卫没找到人转身便走。

    等侍卫走远之后,裴玄迟拿出命契置于桌上,指尖点着茶水晕湿一角。

    弄好之后便随手丢到旁边,也没有再看。

    裴玄迟打开手边的篮子,御膳房刚派人送过来的,午膳还是热的。

    摆了三道菜出来,大多都是清淡的,蒸鸡蒸鱼一类,口味太重对猫不好,之前御膳房太监来的时候,裴玄迟特意叮嘱换了清淡的。

    云洛亭并不怎么饿,没有按时吃饭的习惯,吃了两口鸡肉就不吃了。

    裴玄迟见状放下筷子,“不合胃口?”

    云洛亭摇了摇头,从桌上下来,跳到他腿上盘起来,“咪呜。”

    吃饱了。

    猫胃口本就小,流浪的时候饥一顿饱一顿的,现在不缺吃的也吃不了多少。

    裴玄迟一手环着他,以免小猫掉下去,顺手摸了摸肚子,感觉应当是吃饱了,便没有再喂。

    午膳还没吃完,国师突然推门而入,他大步迈进,眯起眼睛审视般的落在桌上的命契,刹那间面色骤变。

    但东西在别人手里,他没敢轻举妄动,谨慎抬头,却见裴玄迟正漫不经心的给他怀里的猫梳毛。

    国师蹙起眉头,“九殿下?”

    裴玄迟将梳子上顺下来的浮毛放在一边,都没正眼看国师一眼,淡淡道:“堂堂国师,竟是半点礼数都不懂吗?”

    国师攥紧了拳头,自从当上国师,不说呼风唤雨,但得陛下看重,朝堂上丞相都不敢跟他如此说话。

    但命契在裴玄迟手上,那东西,不懂的人拿了只会当做一张无用的废纸,可裴玄迟不仅将命契单独拿出来,还以水点命契,引他来这边。

    由此可见,裴玄迟也非寻常之人。

    如此一来,国师不禁更加谨慎,同时又有些懊恼,没有任何人引路指点,被丢在这荒无人烟的偏殿,只凭一双灵眼便能有如此成就,可见这灵眼当真是宝物。

    传言所言非虚。

    他若是能早点知晓灵眼的存在就好了。

    国师心下叹息,板着脸,僵硬的躬身行礼,“给九殿下请安。”

    “免礼。”

    “多谢殿下。”

    云洛亭听着这声谢,都咬牙切齿的,国师算是修为高的,在仙门那边自然入不了修者法眼,但在寻常人多的皇宫中,也算是佼佼者。

    高高在上惯了,低个头显得如此困难。

    裴玄迟听他问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只自顾自的逗弄怀里的小猫。

    时不时摸摸耳朵,捏捏爪子。

    他不说话,云洛亭也懒得理国师,躺下让裴玄迟揉肚子。

    一人一猫玩的开心,国师被晾在原地。

    国师面色铁青,一想到命契在裴玄迟手中,就有种被扼住了咽喉的感觉,“殿下……”

    裴玄迟打断他的话,“陛下问你灵眼的事了?”

    国师一愣,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端正应道:“自然。”

    裴玄迟又问:“灵眼一事,你打算如何跟他说?”

    国师眼睛一转,只当没听懂裴玄迟话中深意,佯装迷茫,似乎不知道为什么裴玄迟会这么问,却还是坦然道:“自然是如实告诉陛下,灵眼未长成。”

    云洛亭闻言睁大了眼睛,“喵~?”

    才不是!

    他骗人!

    这狗国师之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裴玄迟上辈子就知道国师风姿绰约的外表下,藏着何等见不得人的卑劣的本性,自然不会信他的话。

    裴玄迟淡淡道:“如此那便……”

    “喵呜!”云洛亭站起来,一把按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

    小皇子涉世未深,可别被这老头给骗了!

    同时扭头冲国师呲牙,“——哈!”同时伸出爪子跃跃欲试。

    大有一种国师再多说半句谎话,哄骗裴玄迟,他就会冲上去给裴玄迟出头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