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正文 第10章 咪呜咪呜喵
    裴文珏惊恐的张大了嘴,胸口急促起伏却仍旧无法呼吸,面色被憋的通红,悬在空中的腿胡乱踢打却碰不到裴玄迟半分。

    眼见着裴文珏的气息一点点弱了下去,睁大的眼睛仿佛要掉出眼眶,手脚僵直,像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裴玄迟面无表情的直接甩手将人丢了出去。

    裴文珏整个就像个死物一样,毫无动静的飞向门口,紧闭的房门硬生生被他拦腰撞断。

    ‘砰’的一声巨响。

    裴文珏狼狈的摔倒在地,大口的鲜血呕出,眼神呆滞的趴在了血泊之中。

    采荷守在门前,先是听到了声音,随后才见着有人飞出摔在了地上,她瞳孔骤然收缩,身心皆是一惧。

    一眼便认出了地上之人是当朝太子。

    但她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屋内毫无动静,显然是不会处理地上这位。

    采荷想了想,没有自己上前帮忙,而是抬手招呼过门前轮值的侍卫,“将太子殿下送去太医院。”

    侍卫:“是。”

    顿了顿,采荷看着破烂的门,又叮嘱一句:“告诉内务府一声,派人过来修门,越快越好。”

    ---

    屋内,裴玄迟面色阴沉的盯着自己的手。

    心底翻涌的杀意使得他身侧腾起魔气,暴戾的情绪逐渐蔓延。

    如果刚才没有把裴文珏扔出去,此时的太子只怕早已咽气。

    事情未了,乾坤未定,还有用的上那蠢货的地方,暂且留他一命。

    裴玄迟缓缓攥起拳头,平复心情,渐渐化去周身的魔气。

    身后传来一声很轻的,有些闷闷的叫声,“喵呜~”

    裴玄迟一怔,以为小猫从被子里跑出来,或者是被他盖在被子下面不高兴了,连忙转身,但看见床榻时,脚步却顿住。

    被子没有丝毫变化。

    小猫趴在被子里面,老老实实的也没有挣扎,也没有要翻出去的意思。

    明明只是简单搭在上面,轻松就可以推开的被子。

    过了这么久没有被放出来,他也没有自己跑出来,那轻轻地猫叫声,像是在询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出来一样。

    乖的不可思议。

    指尖轻颤着掀开薄被,通体雪白的小猫趴在里面,冲他歪了歪头,笑弯了一双眼睛,“咪呜!”

    你把裴文珏打跑了啊。

    云洛亭听得到外面的声音,感觉到裴文珏应该是挨了揍的,殿内却没有裴文珏的身影,那应该就是被打跑了。

    对上那双清澈见底的猫瞳,裴玄迟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纠结许久,伸手将他抱起来。

    “喵?”云洛亭察觉到裴玄迟心情不佳,却有些狐疑为什么。

    “无事。”裴玄迟坐在床榻边,将小猫放在腿上,轻顺着毛。

    以为小猫在好奇裴文珏去哪了,裴玄迟想了想说:“裴文珏被我……吓唬了一通,跑了。”

    似是觉得这个解释有些说不过去,他稍作停顿又道:“他生性胆小,不禁吓。”

    云洛亭:“……?”

    破烂的门只剩下半边,摇摇欲坠的悬挂在空中,时不时有风吹过还会响起顿顿的响声。

    看得出来,裴文珏被吓的惊慌失措,六神无主,夺门而出。

    夺了一半还剩一半没夺走。

    寑殿内的东西都是新换的,但因为门坏了,哪怕内务府连夜过来修,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弄好的。

    便只能暂时先宿在偏殿,等门修好了再换回来。

    换回主殿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了。

    皇帝赐住的寑殿门坏了,内务府丝毫不敢马虎,用了最好的材料连夜赶制,用最快的速度换了扇新的门。

    云洛亭趴在院子里凉亭的顶上晒太阳。

    低头就能看见搬着箱子,来回走动的太监。

    从进来广奉殿,这些搬箱子的太监就没停过,里面装着的全是贺礼。

    抛开其他不谈,裴玄迟的身份是皇子,皇帝的儿子,哪怕有了太子,裴玄迟的出现难免不会让人动心思。

    他们不知道灵眼之事,只以为皇帝是真的心怀愧疚,太子在南陵殿被打晕的消息不知道谁传了出去,眼见着皇帝没有偏向太子,大家心里都犯嘀咕。

    只想和裴玄迟搞好关系,有些本着不交好,也不能交恶的心思,纷纷送来了贺礼。

    多少奇珍异宝送过来,裴玄迟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让宫女搬去了库房,库房放不下,又腾出一间侧殿,专门放这些东西。

    裴玄迟今天一早天没亮就出去了,见云洛亭睡得迷迷糊糊的便没带他。

    云洛亭隐约听见他说去做什么,但半梦半醒之间没听清,只记得自己应了声,然后就继续睡了。

    睡醒以后见人不在,便跑出来凉亭这边,边晒太阳,边等裴玄迟。

    采荷在屋里找了一圈不见猫,便端着鱼酥出来,“小主子?小厨房做了些鱼酥,你未用早膳,时候也不早了,下来吃些鱼酥可好?”

    云洛亭没有理会,皇帝派来的人还是谨慎些好。

    采荷见状说:“殿下回来若是问起,知道小主子你许久未进食,只怕会心疼的。”

    “喵……呜。”拉长了尾音,云洛亭想,你不告诉他不就行了。

    而且,他一点也不饿。

    昨晚睡前裴玄迟拿了些鱼肉羹,里面还混了鸡肉糜和虾肉,很好吃,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可能也是吃得太晚,他现在都还不是很饿。

    早上桌上的早膳他也就没吃。

    采荷又劝了几句,见猫毫无反应,心中暗道奇怪,她垂下眼眸,藏下眼底的狐疑,扬声道:“小主子,这鱼酥奴婢放在桌上了,小主子若是饿了便下来吃吧。”

    采荷走后,云洛亭看都没看那碗鱼酥,换了个地方继续趴着。

    临近下午的时候,裴玄迟才走进门。

    云洛亭顿时竖起了耳朵,站起来,“喵呜——!”

    你跑哪里去了!

    裴玄迟见状,随手将东西放在石桌上,朝着小猫伸出手,“来。”

    小猫跳下来时,裴玄迟一把抱住,下颚低着他的耳朵轻蹭,开口间语意含笑,“在等我吗?等了多久了?”

    “咪呜~”云洛亭甩了甩尾巴。

    裴玄迟摸着小猫后背的毛毛,被日光烘的温热,应当是等了有一会了。

    “出去见了个人,路上有些耽搁,回来晚了。”裴玄迟倒了杯水,正想先喂给云洛亭,却发现这是茶水,手上转了个弯,又把茶杯放了回去。

    裴玄迟捏着猫爪说道:“我带回来了些小玩意,你应当会喜欢。”

    “咪?”

    云洛亭注意到桌子上那个,像是碗一样的东西,比碗要大一些,只是形状比较像。

    裴玄迟拿起那个碗,抱起小猫走到池边。

    广奉殿在宫中都算得上是比较大的宫殿,殿内小花园,池塘一应俱全,只是这水并非活水,而是在池底落了灵物,用以清理池塘。

    皇帝平时事务繁忙,不回寑殿,便会留宿在广奉殿。

    池塘景物自然不俗。

    裴玄迟将碗顺着水边放进去,水一点点填满碗之后,碗沉了下去。

    没有在太深的地方,边缘水浅,低头也能看见那个碗。

    云洛亭没看出这个碗有什么特别,正要移开视线,却发现那个碗里开始往外冒鱼,还是活鱼。

    说是冒,只是因为鱼的数量比较多,挤着一起出来,仔细看看,像是鱼从碗里游出来。

    裴玄迟见小猫看的目不转睛的,笑着说道:“这里以往都是养着观赏鱼类,按时清理其中的鱼,来时我见里面空着,便想着放些鱼进去。”

    观赏鱼虽然好看,但皇宫中为了让池塘里的鱼活的久一些,会给鱼打药,毕竟若是皇帝一时兴起来广奉殿就寝,看见一池塘的死鱼,那负责送鱼的人只怕性命不保。

    但他想弄些鱼来,尽是为了给猫玩的,自然不能碰那些打了药的鱼。

    再加上观赏鱼的味道许是没有食用的鱼味道好,所以,裴玄迟特意弄来这些可以吃的鱼。

    既安全,日后也可以吃。

    “喜欢吗?”

    “咪呜咪呜!”

    喜欢!

    云洛亭看着里面的鱼游来游去,都忍不住想伸爪子拍一下。

    但是又不想弄湿爪子,弄干会很麻烦,而且也不太舒服,纠结之下就没有动。

    采荷走过来,见裴玄迟在,连忙上前来行礼,“殿下,奴婢让小厨房提前备了晚膳,殿下可要现在用些?”

    没等裴玄迟开口,采荷又笑着说:“小主子今天一日未进水米,奴婢备下的鱼酥见小主子也没吃,奴婢想问一下小主子平日喜好,以免出什么岔子。”

    裴玄迟闻言顿时蹙起眉头,“一天没吃东西?”说话间,他低头看向身侧的小猫,眼神像是询问般的落在他身上。

    云洛亭:“……”

    看我做什么?

    裴玄迟:“嗯?”

    “……”云洛亭渐渐心虚。

    见裴玄迟还不说话,眼神更多了一抹探究的意思,云洛亭默默地收回爪子,老实巴交的蹲坐好,尾巴也不晃来晃去的,默默环住自己。

    “咪、咪呜。”

    云洛亭睁圆了眼睛,无辜的看回去。

    别看我呀,我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猫而已,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