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正文 第20章 不摸不敢摸
    云洛亭默默收回爪子蹲坐好,两只爪子老老实实的放在身前,“咪、咪呜。”

    一件衣服而已,坏了便坏了,裴玄迟并未放在心上,见小猫耳朵垂下来,也歇了逗他的心思,忙将他抱起来,“可是要我随你去什么地方?”

    “咪!”云洛亭伸爪子指向偏殿。

    裴玄迟正要随着他指的方向去,却见贺昱瑾去而复返。

    察觉贺昱瑾神色有异,裴玄迟狐疑道:“怎么了?”

    “赵呈凡来了。”贺昱瑾说:“我出去撞见他进来,赶紧就往回走。”

    云洛亭歪了歪头,想着这个人是谁。

    赵呈凡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称得上是心腹,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在身边。

    现在皇帝摔断了腿,他不在皇帝身边照顾着,来这做什么?

    贺昱瑾解释道:“我是借着看望贵妃的名头进来的,若是让赵呈凡看见我在广奉殿……那之后的事只怕麻烦了。”

    自古皇子私会臣子都是错,倒算不上罪,却也容易让皇帝觉得你有谋取皇位之心。

    更何况见的还是武将。

    赵呈凡多嘴说几句,皇帝可能都得对裴玄迟起疑心。

    也就是怕皇帝怀疑什么,贺昱瑾才借口来看贵妃,没想到在这撞上了。

    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贺昱瑾说:“我先去后面躲躲。”

    裴玄迟想说,无论皇帝怀疑他与否,都不会要他的命,即使真的认为他有谋朝篡位的心思,皇帝也不会放在心上。

    因为在皇帝心里记着时间,到时候挖走灵眼,杀人灭口。

    所以其实不用担心那么多。

    但灵眼之事不好与贺昱瑾解释,裴玄迟便由着他去了。

    赵呈凡站在门前,抬手命身后侍卫停下,自己走进来,“给殿下请安。”

    云洛亭瞥了一眼外面的侍卫,站了两排,数不出到底有多少人。

    怀中小猫的毛都要炸开了,裴玄迟一手搂着一手将毛毛压下,漠然道:“何事?”

    赵呈凡说:“奴才是奉陛下旨意,来请九殿下前去帮忙的。”

    “仙门带来的那只灵兽跑了,据仙师所言,他催动灵契,能感知到灵兽还在皇宫之内,便发话称,若是有谁能找到灵兽,且平安带回来,便会赠与珍宝,灵物还是丹药皆可。”

    “此事暂且只有太子殿下知道,传到陛下耳朵里,陛下当即便吩咐奴才过来,讲与殿下听。”

    “皇宫就这么大,殿下不会太劳累,去还是不去,殿下自己斟酌便可,殿下必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吧?”

    赵呈凡语气平淡,甚至没有什么起伏,说话声音相较于其他太监也没有那么尖锐。

    但云洛亭听着,就是莫名的感觉不舒服。

    或许是来自赵呈凡说话时,面上那‘都是恩赐,还不快跪下来领旨’的表情,让他心里反感。

    而且……太监过来传话,身后跟了那么多的侍卫。

    说的好听是自己斟酌,那思索后不想去,那些侍卫只怕是也不会轻易放人。

    许是因为上次皇帝圣驾亲临,裴玄迟拒绝去接仙门中人,这回直接带着侍卫过来,也不给拒绝的余地。

    裴玄迟想着贵嫔几次出手用的觅引香,和这次莫名跑丢的灵兽,心下有了猜想。

    “公公说的是,父皇受了伤卧榻不起,还惦念着我,本殿下自不会让他失望。”

    “咪呜~?”

    裴玄迟握住小猫爪子,淡淡道:“公公先去回话吧,本殿下换身衣服,稍后便到。”

    赵呈凡微微昂首,显然对如此结果很满意,“那奴才就先告退了。”

    “喵。”云洛亭甩甩尾巴,打算等裴玄迟换好衣服以后跟他一起去。

    裴玄迟并未打算带小猫一起去,灵兽签有灵契,且有灵智的灵兽不会随意乱跑,这次来的几个弟子,只怕是灵兽的主人没有过来,要不然也不可能看不住灵兽,这个‘跑’也有歧义。

    被引走的可能性比较大。

    觅引香不是什么常见的东西,再加之这次恰好灵兽的主人没来,灵兽又赶巧的跑丢了……?

    其中关系太过密切,已经算不得巧合。

    贵嫔没有母家亲人,凭一己之力走到今天的位置,背后应该有与仙门牵连之人帮忙。

    如此一来,带着小猫出去就很不安全。

    裴玄迟说:“我去看看便回,你在殿里等我。”

    “咪呜……”云洛亭趴下压住他的手,眼巴巴的看着他。

    为什么不带猫一起?

    “我只去露个面,很快就回。”裴玄迟给猫顺毛,耐心哄道:“你在殿里晒晒太阳,吃些鱼干,糕点,外面人多手杂的,伤了你怎么办?”

    贺昱瑾确保外面太监走远了才出来,刚走近就听裴玄迟这番话,顿时笑道:“你说这么多他听得懂吗?”

    说的还怪认真的。

    云洛亭瞥了他一眼。

    “诶呦,他还瞪我呢。”贺昱瑾不以为然,见着可爱逗了两句,转而催促道:“你去换身衣服,我随你一同过去,就说出来路上碰到的。”

    “刚才那太监说话应该有所隐瞒,我记得左相同太子和孟家小辈一起迎的仙门中人,太子知道的事,孟家的人必也知道。”

    “嗯。”裴玄迟不甚在意,只想着露个面,寻个机会回来。

    贺昱瑾说:“你刚把孟二给打了,那孟二欺男霸女虽然不是个好东西吧,但怎么说也是孟家的人,只怕左相把你记恨上了,到时候离他们远点,省的他们做什么小动作。”

    “诶对了,你知不知道孟二被发了疯的马给踩了?要不是有人及时出现拉住了马,那孟二都得给活活踩死,现在搁家里养伤呢,宫里太医都叫出去了。”

    说完,不等裴玄迟说话,贺昱瑾又自圆自话的摇了摇头,“你应当不知道,他是被你打过以后走在路上的时候……但这件事,左相应该是记在你头上了。”

    毕竟,若不是被裴玄迟打断了腿,即使真的有马冲来,应当也是能躲过的。

    云洛亭倒是没想到后面还有这些事,孟二挨打以后还扬言去告御状呢,被踩死也好,省的他跑去狗皇帝面前信口胡说。

    说话间,裴玄迟换了外衫,“走了。”

    “喵呜~”云洛亭拍拍他的手,你去吧。

    注意安全。

    ---

    正午刚过的时候是最暖的。

    云洛亭跳上亭子顶,上面还放着软垫。

    这里比较高,能看见殿外走廊。

    刚寻了个舒服的地方趴下,旁边便搭了个梯子。

    云洛亭一愣,随后便看见采荷露了半长脸。

    采荷笑着道:“小主子,奴婢来送些吃食。”

    说着,采荷摆了几碟吃的在垫子旁边,“小主子慢用,有事叫我一声就行。”

    摆好之后也没多留,下去之后将梯子也收了。

    云洛亭没有什么胃口,下颚抵在垫子上,视线始终落在外面。

    感觉裴玄迟已经去了好久。

    说好的过一会就回来呢?现在只怕有两个时辰了吧。

    倒不是怪他回来得晚,只是他现在还不回来,云洛亭难免会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外面脚步声不停,侍卫巡逻都转了两圈。

    不知过了多久,采荷的声音在下面响起,“小主子,殿下差人回来传话说出了点事,可能得晚些回来,让小主子别担心。”

    “喵。”云洛亭回了一声,告诉她知道了。

    正准备重新趴下,外面殿门便落了锁。

    云洛亭当即蹙起眉头,蹲坐起来向外看去,太监正挂上锁贴封条呢。

    弄好之后,两个侍卫一左一右的站在门前守着。

    原本广奉殿守门的侍卫被推到了门里。

    连侍卫都换了人。

    这是在做什么?

    采荷也是一愣,显然是没料到会有人来锁门,“怎么回事?”

    被推进来的侍卫摇了摇头,“只说不许广奉殿的人出入。”

    采荷拿了些银子走出门,在门缝中伸出手,面上堆着笑问道:“侍卫大哥,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把广奉殿给封了呢?”

    侍卫收了银子放手里掂量掂量,分了些给旁边的侍卫。

    收好了银子,这才开口:“灵兽失踪并非偶然,也并不是灵兽天性未泯跑丢了,是有人蓄意引走,仙门中人怀疑,有人妄想捉了灵兽烹煮食用,让人也有修炼之能。”

    “暂且还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子,恰逢远在仙门的灵兽主人催动灵契,缩小了灵兽所在范围,仙门中人便请了旨,将这范围内的宫殿都封了,让仙门中人挨个宫殿找。”

    拿了好处,侍卫说完,还不忘随口安慰了一句,“你们也不必忧心,皇后的寑殿也封了,不是什么大事,等仙门中人来过,找过你们这没有灵兽便会撤封条。”

    采荷说:“我知道了,多谢二位解惑。”

    云洛亭坐起来,要是各殿找,那裴玄迟应该就快回来了。

    采荷重新搭上梯子,拎着茶壶爬上来,放好茶盏倒水,“刚才的话,想必小主子也听见了,不必忧心,没事的。”

    云洛亭漫不经心的说:“喵。”

    采荷看着小猫笑了笑,伸出手想学着裴玄迟那样摸摸小猫耳朵。

    结果伸出去的手悬在半空,连半根猫毛都没碰到。

    云洛亭起身后退,耳朵敏锐的背在后面,一双猫瞳眯起,默默亮出爪子。

    嗯?

    采荷讪讪的收回手,“不摸,不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