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正文 第21章 深水加更到
    听她如此说话,云洛亭仍是没有放松警惕,一直盯着采荷,直到看见她顺着梯子爬下去,这才趴回垫子里。

    采荷拎着茶壶,修整了下心情,面上扬起笑意抬头,正要说话却发现小猫把自己藏起来,只露了一双耳朵,显然是避着她呢。

    采荷面上笑意一顿,想说的话也没说出口。

    说来也奇怪,在九皇子面前摸摸蹭蹭的,还会抱着撒娇。

    怎得到她这,想摸一下都差点被抓,之前还可以说是不熟悉,小猫有警惕心,但她都喂了这么久,九皇子不在的时候也尽力讨好,这猫为什么还是不肯让她靠近。

    采荷握着茶壶的手紧了几分,默不作声的转身走向小厨房。

    殿门外传来脚步声。

    堵在门前的众人之中,云洛亭看见了裴玄迟的身影。

    云洛亭眼睛一亮,连忙起身,正准备跳下来,突然听见身边一声脆嫩的叫声。

    “啾!”

    迈出去的爪子一顿,浅黄色的模样貌似小鸡崽的一团正仰头看着他。

    云洛亭:“……?”

    哪来的鸡崽?

    云洛亭还未想明白,只见小鸡崽身侧淡色黄晕荡起,巴掌大的小鸟身形展开,逐渐化为孔雀之形。

    灵鸟垂下尾羽,狭长的眼眸打量着他,鸟喙一张一合,“你是被抓来的吗?”

    云洛亭瞳孔骤然收缩,怪不得找了那么久都不见灵兽的踪影。

    载人而来的灵兽本应该身形巨大,若不然后背怎得载人,如果跑了以后化作团子大小,在偌大的皇宫中找起来,属实是大海捞针。

    “我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小的灵兽。”孔雀歪了歪头。

    门外的封条已经撕开,听着纸张破碎的声音,云洛亭蹙起眉头,“喵!”

    走!

    孔雀一愣,“为何要我走?”

    随后,孔雀注意到外面的动静,他上前几步挡住云洛亭,轻声说:“你不必害怕,我保护你。”

    云洛亭:“……?”

    你等等。

    门锁拉开擦过殿门的声音令人神情紧绷,眼见着孔雀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有种与他们同归于尽的感觉。

    仙门之人本来就是过来寻灵兽的,眼下见灵兽在殿内,不是裴玄迟捕捉的灵兽,那这个偷窃的名头还是会落到裴玄迟头上。

    偷窃灵兽的罪名可不低寻常偷窃,皇帝那么看重修仙之事,若是这个罪名敲定,哪怕有灵眼在,裴玄迟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思及至此,云洛亭顾不上别的,匆忙叫了一声,“喵!”在孔雀转身之际扭头就跑。

    孔雀一愣,忙缩小身形追了出去,“你去哪里?不要乱跑——!”

    云洛亭充耳不闻,避着外墙走廊往前跑。

    这附近的地形他不是很熟,平时也没有时间出来熟悉地形。

    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怎么跑离广奉殿远,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先把孔雀带离那边,其余的事以后再说。

    孔雀身形缩小后飞的较慢,几次试探着伸爪想抓住小猫让他停下,但没碰到不说,还险些被晃来晃去的猫尾巴打下来。

    试了几次,孔雀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没再有动作。

    ---

    广奉殿内。

    裴文钰眼见着仙门之人进去寻找,忍不住说道:“这灵兽若真是九弟带走的,早些招了,把灵□□出来,总比被人赃并获的好。”

    裴玄迟面色阴沉,全然没将裴文钰放在眼中,他视线打量着院内的每个角落,寻常小猫爱去的地方都不见小家伙的踪影。

    殿内的阵法可以压制灵兽身上的气息,只要不离开殿内,小猫被仙门中人撞见,也不会暴露,只会被当做寻常的猫儿。

    可眼下……小猫去哪了?

    不管殿内来了几人,小猫总会出来找他。

    裴玄迟眯起眼眸,试着拨动腕上红线,却没有得到回应。

    那便是没有出事,难不成是跑出去玩了?

    小白向来乖巧,应当不会不告知他,便跑出去。

    裴玄迟指尖摩擦着手腕,心始终定不下来。

    贺昱瑾就见不得裴文钰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开口便道:“太子殿下此言倒是笃定是九皇子偷了灵兽似的,在外面寻了那么久都不见灵兽踪影,你怎得如此草率的下了定论?”

    “难不成……”贺昱瑾冷笑,说话毫不客气:“那灵兽是你藏在广奉殿的?所以才能如此笃定。”

    裴文钰一噎,却并不接这话,只装模作样的劝了句,“贺将军慎言。”

    凡事要讲证据。

    什么叫他藏的?可有人证?

    等灵兽尸体在广奉殿被找出来,只会有人追究裴玄迟偷窃杀害灵兽一事。

    也不会有人觉得,是灵兽会自己跑来这广奉殿的。

    说多错多,裴文钰心里记得母亲的叮嘱,只提了一句,之后便不再言语。

    直到身着白衣的三名仙门弟子自大殿走出。

    裴文钰忙迎上前去,“仙师辛劳,可发现有灵兽踪迹?”

    话虽是问句,但裴文钰心下笃定,都已经做好向裴玄迟发难的准备了。

    却没想到,为首的弟子摇了摇头,“去下一个殿搜查吧。”

    裴文钰嘴角一僵,扬起的笑意化作诧异落于脸上,这不可能——

    不等他质问出声,身侧的大宫女见状,先一步上前,不动声色的将裴文钰挡在身后道:“仙师这边请。”

    裴文钰也忙侧身站至一旁,借机掩下面上的情绪,死死的攥起了拳头。

    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找到灵兽呢?

    不可能啊,母亲说了,灵兽必然会出现在广奉殿,届时他只需要将重伤濒死的灵兽带去父皇面前,再将裴玄迟偷窃灵□□食之血肉一时系数告知父皇。

    告诉父皇裴玄迟有修炼之心,到时候,父皇必会处置了裴玄迟。

    可现在,他都已经带着人过来了,临门一脚,只要找到灵兽的尸体就可以定裴玄迟的罪了。

    最关键的一环为什么会出了错?

    广奉殿没有灵兽尸体,那灵兽尸体跑哪去了?!

    死了的东西还能飞了!

    裴文钰想不通,恶狠狠的瞪了裴玄迟一眼,随着仙师一同离开了广奉殿。

    贺昱瑾示意裴玄迟留在殿内,自己则是跟上裴文钰他们,想看看这葫芦里还卖什么药呢。

    待人走尽,裴玄迟冷道:“采荷。”

    “奴婢在。”

    “小白呢?”

    采荷说:“小主子在亭子上面晒太阳呢,奴婢放了水和一些点心……”

    说着,采荷话音一顿,亭子上只有几个盘子。

    采荷面色骤然变化,忙跪下请罪,“奴婢看护不利,请殿下赎罪。”

    采荷心下慌张不已,上次剧痛仿佛仍有留存,本以为这次难逃一劫,结果等了许久不见裴玄迟开口。

    半晌,采荷小心抬眸,却发现殿内早已不见九皇子身影。

    ---

    云洛亭趴在树上休息,借着树叶遮掩身形。

    这边靠近冷宫,没什么人在,但还是小心些好。

    毕竟他身边还跟着那只孔雀呢,稍有不慎被人发现,又是一大麻烦。

    好在孔雀也知道自己是偷跑出来的,会主动隐匿身形变小,要是孔雀原本大小,只怕这棵树都站不下。

    孔雀打理着羽毛,想着刚才进入殿内的那些人,问道:“小灵兽,刚才那个殿里的主人是养你的人?”

    “喵。”

    孔雀打量着云洛亭,他身上没有锁链,无人看管,也没有禁锢符箓,但这小灵兽却安稳待在殿里没有跑。

    这么小的灵兽身边没有化神期灵兽照顾,反而跟在毫无修炼之力的普通人身侧,越想越觉得他怕是被人给诓骗了。

    孔雀斟酌道:“你尚处于幼年期,灵力微弱,养你之人是想先养着,待你度过幼年期再动手。”

    “你可知道,无论是食你血肉还是与你签订灵契,于人类都有莫大的好处?”

    云洛亭听着孔雀的话,心下不禁狐疑,他不就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吗?

    怎么又成了灵兽?

    孔雀没注意到云洛亭的眼神,他轻声说:“趁着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赶紧跑吧。”

    “喵呜。”云洛亭并不觉得裴玄迟会伤害自己。

    孔雀顿了顿,“人很擅长伪装,他可以掩下心里的卑劣想法,面对你时表现的温柔细心,但当你相信了他们的伪装,他们就会摘下面具,露出本来面貌,无限从你身上得到好处。”

    小灵兽涉世未深,容易被骗。

    孔雀想着再说些叮嘱的话,却瞥见他颈间被毛毛遮住的玉石,和前爪上的红线。

    养小灵兽的人,居然凝了魂线给小灵兽。

    魂线于修仙之人而言,事关因果,轮回不灭,只是养一个将来得以利用的小宠,自是不必付出如此。

    孔雀定了定心神,没再说要小灵兽逃跑的话。

    云洛亭感觉孔雀情绪很低落,正准备询问些事,就见孔雀鸟喙上沾了些红,像是血一样。

    “喵?”

    孔雀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鸟喙一动,却有更多的血流出,沾在羽毛上他蹙起了眉头,索性化作人形,靠坐于树上,用巾帕擦拭着嘴角的血。

    孔雀轻声说:“我就要死了。”

    云洛亭眨了下眼睛,还未缓过来巴掌大的小黄鸟当着他的面变成了一名男子,听见他说的话猝然顿住,“喵呜……喵?”

    为什么这么说?

    已经能化作人形的灵兽,应该是很厉害的吧,可眼前的人看起来很是虚弱,说句话都会咳血。

    孔雀淡淡道:“平空长老有很多灵兽,我是他契约的灵兽中之中灵力最低的,前些日子仙门遭魔族偷袭,我为他挡了一剑,受了重伤后身体越来越差。”

    “灵兽其实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受了伤,将养一段时间,虽说灵力不抵从前,但还能活着。”

    “可……”孔雀冷笑一声,“平空长老想让我死。”

    云洛亭蹙起眉头,仙门中人利益至上,如果是放任灵兽不管,那大抵是救活灵兽所需要的灵物要超过灵兽本身,再者,有很多灵兽的话,又怎么会注意灵力低微受了重伤的孔雀。

    “我偷听到平空长老和别人传音,他们像是在算计什么人,提前备了觅引香置于殿内,待我这次来皇宫,被觅引香吸引过去,时机一到,平空长老便会撕毁灵契,注灵将我绞杀。”

    “用我的尸体来为太子铺路。”

    孔雀说话声音平淡,像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关乎自己的生死也不甚在意。

    “咪!”云洛亭记得平空长老这个人,原文中,太子入仙门后便是拜入他门下。

    平空长老对太子倒是尽心。

    事情已经偏离了原剧情,但平空长老还是一直在背后帮着太子。

    “不必生气,等太子传信给平空长老,他就会动手,反正我是死路一条……我也用不着他动手,我自己抹了神魂中的灵契印记,反正也活不成了。”

    孔雀扬起下颚,看着眼前的逐渐干枯的树叶,伸手摘下握在手中把玩。

    他漫不经心的说:“我本来想跑去太子殿里的,结果感知到宫内有灵兽的气息,便以为你是被抓来的,想着反正都要死了,死前也为同族做些事。”

    云洛亭解释道:“喵呜~”不是被抓。

    孔雀笑了,点了点头说:“养你的人把你保护的很好,殿内又是阵法又是符箓的,若不是灵兽间有同族气息的吸引,我都不知道会有灵兽在宫中。”

    云洛亭不知道殿内有什么,听孔雀说起才明白为什么裴玄迟一直叮嘱他待在殿内。

    “时候不早,我的时间快到了……”地上斑驳的影子,孔雀叹了口气,“小灵兽。”

    “我反正也要死了,这些东西留着也没用,能在皇宫见到你,也算有缘,就都给你吧。”孔雀划开指尖,看着上面的血珠,他轻声说:“我去了。”

    血珠似是被一层白色的光晕包裹其中,悬在了云洛亭面前。

    孔雀自树上落下化为小鸟一路朝着太子寑殿飞去。

    “咪呜!”等等!

    云洛亭忙站起身来,裴玄迟懂符箓一道,孔雀现在还活着,许是还有救。

    那一滴血珠骤然散开,云洛亭的声音顿时消弭。

    云洛亭蓦地怔住,周围的空气变得凝滞,恍然间呼吸急促,心神紧绷,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这是……怎么了?

    云洛亭闭上眼睛,感觉有些奇怪。

    不疼,但又很难受。

    孔雀早没有了踪影,古怪的气息仍在蔓延,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树叶纷飞,枯叶伴着些仍有绿色的叶子卷着风落下。

    恍惚间,云洛亭心口骤然一痛,来不及痛呼出声,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死死抓着树枝的爪子渐渐松开,树叶遮挡下隐约幻化出修长白皙的手指一闪而过。

    ---

    裴玄迟立于树下,红线引路便到此为止。

    然四处观望,却并未看见小猫的身影。

    红线却垂在此处不动。

    难不成……

    裴玄迟抬头看向满是枯叶的树上。

    枯叶还未落尽,挂在树上随着风轻晃,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这时,一只修长的手穿过枝叶垂下,像是无意识般动了动指尖。

    有人在这。

    裴玄迟面上神色未变,淡淡道:“敢问阁下,有见到一只白猫吗?那是本殿下的猫,若阁下见了,可告知本殿下猫在何处,必有重谢。”

    听到声音,云洛亭缓缓睁开眼睛,眼底尽是茫然,视线触及到眼前情景时,更是皱起了眉头。

    剧烈的头痛有所缓解,云洛亭曲起指尖以指节处抵住眉心按了两下,随后愣在了原地。

    我……这是?

    看着自己的手,云洛亭握紧了拳,复又张开五指,反复尝试。

    许是孔雀走时留下的那一滴血有什么效用,使得他能化为人形。

    云洛亭无奈于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但好在他身上还是有衣服的,虽只是一件里衬,没有外衫,却也比什么都没有强。

    见对方不答,裴玄迟蹙眉道:“小白。”

    若是小白被对方困住,听到他的声音也会做些反应,红线止步于此,小白应当也不会离的太远。

    跟在裴玄迟身边久了,养成了习惯,听见他的生意,云洛亭下意识开口便要回答,话到嘴边顿了顿,又忙收回拨开树叶的手。

    裴玄迟只见少年精致的面容自树叶间一闪而过,淡蓝色的眼眸中满是慌乱,动作间落下几片叶子,还未等他看清楚,少年躲回了更深的地方。

    云洛亭躲好以后才反应过来不对,有什么好躲的?

    裴玄迟又不是不知道他是灵兽,那日还拿了书来让他学,应当是早就有了想让他化形的心思。

    心下安慰自己,云洛亭分开树枝,准备下去,但看见这棵树的高度时,他怔了一瞬。

    他该怎么下去?

    猫爬树的时候感觉分外简单,可眼下怎么下去反倒成了难事。

    且习惯了猫爪,手抓住什么东西感觉也不是很自在。

    没有过多纠结,云洛亭推开面前的树叶,探出半个身子,“你能把我抱下去吗?”

    裴玄迟蹙起眉头,“阁下勿要……”

    话音一顿,裴玄迟看着他发间雪白的一对猫耳,缓缓眯起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