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成猫后我喂养了小皇子 > 正文 第25章 歪倒的小猫
    裴玄迟喉结滚动, 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并未否认,看着小猫眼底满是促狭的笑意, 他抬手轻点了点他的额头,“来帮忙。”

    云洛亭弯了弯眼睛,“好。”

    东西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还有些能用的上的物件便没收, 宿在广奉殿这几日还得用。

    眼见着天色渐渐暗下来。

    采荷依旧在门外静跪着,没敢大声喧哗,更不敢哭着求裴玄迟带上她一同去王府。

    云洛亭搞不懂她的想法,裴玄迟刚才那么问, 明显是在问她背后的人是谁, 显然也是知道了,她并非是皇帝送来的人。

    可采荷还坚持说自己是皇帝派来的, 咬死不敢说背后之人是谁。

    不说又不走,跪在门口不知道想干什么?

    裴玄迟温了杯牛乳,“小白……”

    话音渐渐落下, 见云洛亭一直看着外面的采荷,他拿着瓷碗的手紧了几分。

    小白与采荷相处时间不短, 怕不是觉得他对身边下人不管不理,任由她跪坐在外面不讲情分, 生性冷血,不近人情。

    有了点点念头, 这个想法不自觉的在心中放大, 一时间, 他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云洛亭听到声音却不见人, 他扭头看去, 就见裴玄迟像是在犹豫什么,“怎么不过来?”

    裴玄迟没有答话,走过去将牛乳递给他,装作随意般问道:“在看什么?”

    云洛亭捧着牛乳的瓷杯,没急着喝,拿在手里焐手,他抬了抬下颚指向院中的人,“看采荷呢,她已经跪一下午了。”

    裴玄迟心下一沉,“你是觉得她……”可怜吗?

    “碍事。”

    “我可以放……”裴玄迟话音一顿,心里万千思绪猝然间化为灰烟,“什么?”

    “她一直跪在那好碍事。”云洛亭闷闷不乐道。

    他之前想去院子里晒太阳,但采荷一直在,他又不能露面,本以为收拾完东西能出去走走,结果采荷现在还不走。

    云洛亭拽了拽他袖子,“让她出去吧。”

    他已经在寑殿里闷一天了。

    裴玄迟抬手摸摸他的头,应道:“好。”

    ---

    封王之事一定,裴玄迟这几日都格外的忙碌。

    云洛亭在床榻上翻了个身,尾巴垂在床边甩来甩去。

    皇帝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跟几位王爷说,连着几天召见,今天更是一大早就叫了过去,现在还不见人回来。

    桌上备好了早膳,云洛亭没什么胃口,再加上天气越来越冷,他有些畏寒。

    虽然有一身毛毛也会觉得冷,干脆将自己埋在被子里。

    床榻边的帷幔上挂了许多小玩意,做工听精巧的,有些扒拉一下还会发出响声。

    那是裴玄迟怕云洛亭自己待着无聊准备的。

    躲在被子里的云洛亭就听着外面‘咣当’‘咣当’的响声,还以为是风吹到了床幔,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刚想伸爪子把床幔上挂着的东西抓下来,就发现床幔静静地垂着,纹丝不动。

    而‘咣当’的声音还在一直响个不停。

    云洛亭:“……?”

    耳尖轻颤,云洛亭细听着这声音似乎是从外面传来的。

    而且……还是离的很近的那种。

    云洛亭听着奇怪,起身跳下床榻顺着声音来源方向走去。

    出去以后听的更加真切,还多了些蹩脚的带着颤音的猫叫。

    “喵~喵~”

    ‘咣当’

    “喵~喵~喵呜~!”

    像是故意发出声音引他出来一样。

    最后,云洛亭在墙角一个很小的,仅供老鼠钻过的大小的洞前停下。

    声音就是从洞的对面发出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盘小鱼干。

    对面的人没注意到有猫靠近,手里摆弄着小鱼干时不时晃一下,小鱼干的盘子撞到旁边的洞发出‘咣当’的声音,她还时不时的学一声猫叫。

    云洛亭默默地蹲在一边,过了会,换了只手敲小鱼干。

    太监敲了两下便没了耐心,随手将盘子丢下,“这样真能把猫引出来吗?”

    宫女重新捡起盘子,“当然可以,猫儿对声音最为敏感,若是听到声音自会过来,现在没见着猫,想必还是声音不够大,亦或者是猫在睡觉,再等等吧。”

    太监冷哼一声,“一会怕是猫没招来,先把侍卫惹来了。”

    “九皇子撤下了广奉殿内侍奉的人,门口守卫都没留,巡逻的侍卫我都打点好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宫女见他不情愿,不由得蹙起眉头,“娘娘吩咐了,定要想法子把猫弄出来带回宫去,前些日子九皇子寸步不离这只猫,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你可别耽搁了。”

    “若是等九皇子迁出广奉殿,再想抓猫可就难了。”

    她们已经误了几天,昨个回去没带着猫,娘娘便已经有些愠怒,今个若是还带不回去,只怕他们是要吃板子的。

    “我自然知晓。”太监仍是不耐道:“继续敲吧。”

    云洛亭就看着这俩人,一边学猫叫,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交替着来。

    那小鱼干掉了几条在地上,沾了灰他们也不清理,直接丢回盘子继续敲。

    虽然没有脑子,但倒是很有耐心。

    半晌,太监叹了口气,“也不知怎得,娘娘让咱们来抓一只猫干什么,还不许咱们翻墙进去,一定得猫自己跑出来才行。”

    “娘娘是想借着这猫,见上九皇子一面,娘娘几次派人来请,九皇子要么避而不见,要么找理由拒了,有时候更是连来请人的下人都不见。”

    宫女拆开药包,倒了些在鱼干上,“都传九皇子爱猫如命,偷来的总会留下马脚,索性让这猫自己跑出来,咱们路过抱走,顶多算是无心之失,也能让九皇子去咱们十方宫一趟。”

    “再等等吧,若是等九皇子回来了,猫还不出来,咱们再走也不迟。”药包与鱼干翻拌均匀,宫女没再晃悠盘子,直接放下来,坐在一边学猫叫,“喵,喵……”

    云洛亭想了想,蹲在一旁:“喵呜~”

    宫女声音一顿,“喵喵喵?!”

    “喵~”云洛亭一边慢悠悠叫着,一边拨动爪子上的红线。

    宫女将掺了药的小鱼干往前推,她现在看不见猫在哪里,只能等猫吃了小鱼干睡着了以后,她再伸手进去把猫拽出来。

    那个药量,基本上只要猫咬一口,都不必咽下,过一会便会晕倒。

    云洛亭见她掺了东西,自然不会吃,但还是时不时伸爪子扒拉一下,让外面两个人看见,以为他对这盘小鱼干有兴趣。

    没多久,殿门那边有了动静。

    云洛亭伸爪子,当着他们的面勾走了一条小鱼干。

    太监注意到外面的声音,匆忙伸手想将盘子拿回来,“快走,九皇子回来了。”

    宫女却不肯,眼见着小猫就要吃了,这会走了不是功亏一篑?

    “我们这地方隐蔽,九殿下就算是回来,也会先会去寑殿,亦或者是其他猫常在的地方找猫,不会这么快注意到的,等九皇子找到,我们早就把晕倒的猫带走了。”

    太监左右看看,这杂草遍生的地方,显然不是常有人来,如此一来……

    太监想着回去以后贵妃娘娘的责罚,咬了咬牙没走,问道:“那猫吃了吗?”

    “吃了。”宫女说:“我都听见嚼鱼干的声了。”

    云洛亭用爪子踩碎了小鱼干,也不知道这小鱼干是放了多久的,鱼腥味特别重,踩下去也不是酥的,软踏踏还弄了一爪子的油。

    裴玄迟来的很快,红线晃的急,他直接找了过来,远远看着小猫蹲坐在一旁的背影,以及那个洞口不断向里面摸索的手。

    用魔气隐匿自身气息,裴玄迟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

    “咪呜~”云洛亭见他过来,举起爪子挥了挥。

    裴玄迟抱起小猫,用巾帕擦拭着小猫的肉垫,看着探过洞的手,眼底满是冷肃的杀意。

    ---

    广奉殿前。

    太监与宫女被押在长凳上,侍卫手举长棍狠狠打下。

    “啊!”两人痛苦哀嚎声不断。

    棍棍到肉的闷响和惨叫声交织传了老远。

    动静太大,都惊扰到了皇后。

    皇后身边大太监孟福海赶来时,裴玄迟正抱着猫,坐在特意搬出殿的软椅上,在他面前便是正在受罚的两人。

    “给九皇子殿下请安。”

    “免礼。”

    孟福海脸上堆笑着问:“殿下,奴才奉皇后娘娘之命前来,敢问殿下,这二人是犯了何事?宫中人多眼杂的,在此处杖责只怕落人口舌,处置殿里的人,殿下可在殿内……”

    孟福海倒不是来阻止的,只是想让裴玄迟把人默默处理掉,别弄太大动静,这事传开了不好。

    裴玄迟揉着小猫的脖子顺毛,淡淡道:“不知从何处来的两个贼,跑我殿里偷猫,找不到主子,拎出来打死。”

    孟福海面色一滞,看着那只在裴玄迟怀里撒娇打滚的猫,再看看那两个被杖责的下人,“这倒是怪事,这二人面生,奴才也看不出是哪个宫里的。”

    他不知道,裴玄迟却是清楚的,只是他未明说,只道:“辛苦公公跑这一趟,此事,本殿下自有分寸。”

    孟福海闻言,也清楚裴玄迟的意思,顺从的行礼告退。

    裴玄迟折起手上的黄纸,那上面有些残留的药,正是宫女倒在鱼干上的。

    这种迷药通常是用在人身上,也不会太多,药效太烈,一点便够,人用了都会头昏脑涨身体不适,猫又如何能吃得?

    沾了迷药的鱼干,若是真被小猫吃了,只怕不仅是昏睡那么简单,恐会伤到根本。

    虽然他知道小猫不会吃,却也还是不免有些生气。

    不知不觉间想的多些,顺毛的手也慢了下来。

    小猫的呼噜声渐渐停下,云洛亭仰起头狐疑的看着他,歪了歪头叫道:“咪呜?”

    裴玄迟手上一顿,连忙揉了揉毛茸茸的小猫,将他抱起来起身道:“回寑殿给你梳毛。”

    “喵!”

    惨叫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棍子砸在肉上的声音却不止,直到天色昏暗,声音才慢慢停下。

    几个侍卫一同上前,一人拽着一侧手臂,将人拖走,连带着满是血的棍子一并带上,地下留下一串鲜红的血迹。

    拖着人走了许久,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两人最后被丢在了十方宫门口。

    十方宫的宫女见了,颤颤巍巍的伸手去探两人的鼻息,她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啊——!”

    ---

    隔日,宫中满是有关十方宫昨日发生的事,偷猫一事也被起底。

    贵妃的心思昭然若揭,后宫之中顿时多了不少谈笑的言论,皆是在讽刺贵妃,生后不养,见九皇子势起,又上赶着巴结。

    结果九皇子根本不理,贵妃可丢了大人。

    云云此类言论,后宫中人尽皆知。

    云洛亭不出殿门,都听到了这些传言。

    裴玄迟并未理会,一早便吩咐侍卫搬东西。

    出了这样的事,裴玄迟自是不能让小猫继续留在宫里,王府正殿已成,只偏殿及翼楼尚不可入。

    索性先将小猫带去王府,在正殿住着。

    几大箱子的东西搬起来得要几个侍卫合力抬着,人来人往间带起尘土。

    裴玄迟便抱着变回猫的云洛亭出了宫。

    先前应了贺昱瑾去贺家见见贺家长辈,正好借此时机去一趟。

    云洛亭趴在他怀里,外衫盖在他身上,天气越来越冷,一身毛毛感觉抵挡不了严寒,再加上有些畏寒,若不是今天要搬东西,他现在可能还在被子里躺着呢。

    将军府前没有守卫,敲门后不久,管家便打开门。

    管家问道:“阁下可有拜帖?”

    “并无。”

    “这……”管家犹豫道:“可否告知阁下身份,老奴回去禀报。”

    正在此时,贺昱瑾走了过来,见门前的人是裴玄迟,当即笑了,“我听人说你迁出广奉殿,正要去找你,倒是慢了你一步。”

    贺昱瑾说:“管家,这是当朝九皇子,下次见他来不必通报。”

    管家顿时眯起了眼睛,九皇子,那不就是贵妃的……管家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行礼。

    贺昱瑾在前带路,“来时可用过早膳?府里没那么多规矩,厨房时刻备着膳食,若是没吃,可随我一同用些。”

    “不必。”

    贺昱瑾闻言又道:“老人起得早,眼下应当在小花园,我直接随你过去吧。”

    “好。”裴玄迟揉着小猫,问道:“昨日十方宫之事……”

    贺昱瑾笑意一顿,“那个啊,你不必介怀,贺淑月性格如此,放不下面子,想……”

    本想说想借你的势,但又觉得这话太过伤人,索性道:“想与你见一面说说话,想出个这么个馊主意。”

    谁不知道裴玄迟对那猫尤为在意,贺贵妃想必也是没了办法,才用了这么个蠢招。

    结果裴玄迟半分脸面没给她留,抓了打了,打完之后丢到她宫门口。

    自从成了贵妃,贺淑月与贺家往来便少了,若不是她背后还要倚靠着贺家,贺昱瑾都觉得,贺淑月可能会直接断了与贺家的往来。

    小花园里,只有老夫人在,连个下人都没有。

    刚才管家紧着跑前面来通报,老夫人便知晓裴玄迟来了,想着盼着见一面,现在真来了,她还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裴玄迟倒无所顾忌,请安道:“老夫人安。”

    老夫人顿时红了眼眶,“好,好,安,我好着呢,你……你,你受苦了。”

    若是一早知道淑月的孩子还活着,他们贺家拼了命也得把这人要回来,他们太相信贺淑月,也不会怀疑去世的孩子还会着。

    不久前知道,老人气的喘不上气,胸闷气短,险些去了半条命。

    “诶呀,母亲,说这些做什么。”贺昱瑾连忙转了话头,起身倒了杯甜茶,“来来来,喝点茶水,这味道少见,宫中都不曾有。”

    老夫人也觉得如此不好,但她却不知道说些什么,看见这孩子就不自觉的想到他之前受的委屈,那么小,可怎么活下来的。

    贺昱瑾又倒了一杯,没直接递过去,而是先问了一句:“他可以喝吗?”

    问的却是怀里的小猫。

    云洛亭爪子搭在裴玄迟手腕上,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舔舔嘴角还不忘回一声:“喵呜~”

    老夫人一直盼着裴玄迟过来,问了贺昱瑾许多关于裴玄迟的事,问他喜欢什么,在意什么,贺昱瑾都说是猫。

    老夫人隐约间也明白了什么,眼前见着喂猫的裴玄迟,她笑了笑,“你这猫儿倒是聪明,看着怪伶俐的。”

    云洛亭与老夫人打了声招呼,“喵~”

    管家急匆匆走来,后面跟着一众奴婢,她们手里端着托盘,脚下稳稳地跟上管家。

    老夫人见状,拎起茶壶放到旁边,说:“知晓你过来,让厨房做了些点心之类的,看看合不合胃口。”

    云洛亭舔舔爪子,眼见着托盘里的糕点一盘盘摆在桌上,有些还冒着热气。

    裴玄迟来这算得上是临时起意,并未提前递上拜帖,糕点就已经准备好了。

    “这些是给他准备的。”老夫人挑出几盘,推到云洛亭面前,“尝一下。”

    贺昱瑾拿了块甜口的糕点,一口咬下,含糊不清的说:“我家厨房净做这糕点了,将军府边上,这流浪猫都多了起来,只等着我家厨房做好以后喂给它们呢。”

    云洛亭愣住,每日都会做的吗?

    连猫吃的东西都被照顾到,看来老夫人真的很在意裴玄迟。

    云洛亭很开心,仰起头看着他弯了弯眼睛,“咪呜~”

    听着这声绵绵软软的叫声,裴玄迟揉了揉他的耳朵,“怎么了?”

    “喵!”

    裴玄迟抱稳笑到歪倒的小猫,怕他呛到,又喂了些甜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