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被病娇美人鱼徒弟标记之后 > 正文 第54章 五十四条龙很甜很甜的龙(2)
    指下传来温润冰凉的触感, 苏小酒指尖落在右半边断了一半的晶莹龙角上,能触碰到上面断裂的缺口。

    很狰狞,却并不尖锐。

    像是为了不伤到她, 反而有些柔软。

    “是龙。”

    在苏小酒问出那个问题之前, 一道缱绻的声音响起,驱散了长廊下仅存的寒意。

    莹润的银光浅浅,从寂欢断了一只的龙角上亮起, 在她指尖染上暖意。

    他漆黑的瞳仁里映光,藏些不易察觉的担忧和晦暗, 又重复了一遍, 只是语气更加低落,“是龙。”

    无法像正常龙族那样爱你的,生活在黑暗里, 被万界忌惮追杀的恶龙。

    苏小酒却是没有太在意他的种族,而是细细碰了碰寂欢断角上的伤痕, “……角, 怎么断的?还会像睛一样再长出来吗?”

    可她的话, 落在寂欢耳中却是另一个意思,他浑身都僵硬住了, 双眸紧紧的盯她:“小酒不喜欢为夫残疾?”

    苏小酒:“……”

    她一时之间有些无言, 不知道为什么寂欢会想到这个问题。

    可那龙见她不说话, 一双狭长的眸却越来越委屈, 尾红彤彤的, 握住了她的手腕,向前一步,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墙边,哑声道, “可是角已经断了,小酒若是不喜欢,为夫以后角藏起来,好不好?”

    角和睛不一样,没办法那么快长出来,他现在就是一条残疾的龙。

    断角秃秃的,裂缝难,很丑,若是她真的不喜欢,他可以再也不角『露』出来。

    “没有不喜欢。”

    听到这句难掩自卑的话语,苏小酒圈有些酸涩,她应了一声,轻轻压在身上的寂欢就立刻松开了她的腰。

    除了与她交握的那只手依旧没有松开外,他的这个拥抱从头到尾都充满了克制和隐忍。

    甚至在听到她的回答后还弯了弯闪水光的凤眸,说了句多谢夫人。

    苏小酒心口泛上了一些奇异的感觉,没等她再次开口,寂欢就在她的掌心里放了一样东西,冰冰凉凉、凹凸不平。

    她低头一,发现是一块方巾。

    用七品千机丝做的方巾,中间包一张边缘还残留一些血迹的纸张。

    “这是什么?”

    苏小酒问了句。

    寂欢松开了她的手,红耳尖道:“是小酒送为夫的情信物。”

    苏小酒:“??”

    她不记自己什么时候有送寂欢情信物,有些好奇的打开了那块方巾,里面除了一枚储物戒指外,还有一张熟悉的、被折成了千纸鹤形状的开灵期灵符纸。

    在灵符纸边上,还放一张小一些的纸,上面沾满了血迹,墨迹褪去了许多,还有些皱巴巴的,但还是能清上面的字迹是她的。

    她当初为了保命『乱』写的童话故事。

    苏小酒的脸蹭的一下红了,她难为情的了寂欢,眨了眨。

    ……情信物?

    苏小酒捏了捏指尖,提起了方巾,上面花里胡哨的用灵力合宝石的金线绣一些字迹。

    挺拔锋利,是寂欢的字——

    “吾爱小酒:

    为夫是龙,先前杀燕池时断了一只角,灵石都在储物戒中,万望勿嫌。”

    视线落在开头的那四个字上,苏小酒慢慢攥紧了这一块方巾,了满脸通红的寂欢,心口像涂上了一层蜜蜡,又甜又酸。

    方巾上的灵力明显不是刚刚形成的,大约是这两她陷入沉眠时寂欢写的。

    他是怀怎么样的心情,打算同她坦白他就是那条屠了燕池道身的龙的呢?

    以寂欢刚刚展『露』出来的敏感,在写下这句万望勿嫌时,大约不了自苦。

    苏小酒咽下心头涌起的感动情绪,抬眸故意用略带疑问的语气,“吾、爱?”

    她一字一句发音清晰,一双莹莹的剪瞳望他的俊美的脸庞一点点蔓上粉『色』,『露』出了一个有些难为情的表情。

    心情诡异的好了几分,苏小酒唇角忍不住扬起,转身砰的一声关上了朱红『色』的门,“还没收拾好,龙君自便。”

    寂欢:“……”

    苏小酒抵在门边,深呼出一口气,握那个方帕,底一点点亮起了星光却又很快摇了摇头。

    绝对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原谅他。

    这条龙非常的可恶,先在她面前假装娇弱,本『性』暴『露』之后又变法的用那两根凶残的东西折腾她,弄的她身上的印现在都还没消。

    她可是期的修士!

    苏小酒撩开衣袖,在纤细白皙的腰间见了青青紫紫的吻痕,蹙眉开始用灵力消除痕迹,可她消除消除,却觉小腹处传来了一阵温热酥麻的触感,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一点点流了下来,弄脏了衣服。

    苏小酒:“…………”

    淦!

    意识到那是寂欢留下的东西,苏小酒的脸如火烧云般蹭的一下红了起来,记起当时荒唐又疯狂的合修,木脸将方帕收起,传讯让黄柳送一套干净的衣服来。

    ……

    庭院里。

    “大人,快要到表演的时间了。若是了时间,许多小族的修士可能没办法表演了。”

    摇曳的相思树旁,一个身表演服的青年战战兢兢的,在同伴们的鼓励目光下问了一句,他脸生的平常,只一双异『色』的睛显很灵动,皮肤上绘奇异的花纹,背后更是罕见的长一双羽翼。

    是一个来自天羽族的踏月期修士,只是面对寂欢,有些瑟瑟发抖。

    他们是一群主要由灵婴期和凝丹期的修士组成的表演团,一共有近百人,全都来自各个已经灭亡的小族,平时主要是客人们表演各族的天赋技巧,客人个新奇热闹,这次他们接了一个魔修的单,只是半路黑雾沸腾,被前这个不知身份的“大人”截了胡。

    坐在玉桌边的寂欢凝眉,淡淡道:“先下去吧。”

    这场为了让小妻兴的表演,若是苏小酒不在,提前并无任何意义。

    他视线落在那扇依旧紧闭的门上,一点点抿紧了唇。

    不久之前,龙隐约嗅到小妻身上属于他的气息淡了一些,却是猜不到为何会如此,本就有些失落。

    谁料小妻竟然让吩咐黄柳取一套新的干净的衣服她,这是明显不愿意和龙穿一样的礼服。

    寂欢骨节分明的大掌不断敲击玉桌表面,烦躁的将玉桌敲出了几个窟窿。

    “君上。”

    黄柳手里端苏小酒刚刚吩咐她取来的衣服,头皮发麻的来到了院里。

    龙拧眉见那套没有任何他味道的干净衣服,深邃的眉如刀锋刻般冷漠。

    他一个冷冷的掠,黄柳麻溜的放下了衣服,而他则毫不犹豫的,迅速将两片亮晶晶的鳞片碾成了粉末洒入了衣服内衬里,而后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晾了寂欢一个时辰、感知到黄柳到来刚刚打开了门并围观了这一切的苏小酒:“……”

    就一件衣服而已,这条龙用的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