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死遁后马甲成了众人白月光 > 正文 第72章 世界融合的修罗场
    最后西莱依旧按下了接听键。

    “喂。”

    少年清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鲜明地传达了过来, 却又不复往日惯有的平静,流露出焦急的心情:“西莱?”

    “是你吗?”

    西莱贴着手机,听到伏黑惠熟悉的声音后,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鼻尖有些微酸。

    是惠,还能和惠联系上,还在同一个世界里,没有断了联系。

    “是我。”西莱的声线有些控制不住地微颤,几不可察到伏黑惠都没有发觉:“惠。”

    伏黑惠几乎是瞬间就立刻接上了话,语气更加急切了起来:“真的是你, 你现在在哪?没事吧,你还好吗?你..”

    忽然伏黑惠焦急的一连串问题一下戛然而止,通话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几秒, 正当西莱想问伏黑惠怎么了的时候,伏黑惠再次开了口,只是声音比先前低了许多:“你..还回来吗?”

    西莱听到伏黑惠的声音后心脏忍不住一揪:“..回来的。”

    “我会回来的。”

    西莱轻声但却又坚定地给出了承诺:“我会的。”

    在他说完之后,电话那头继续沉默了一会,几秒后少年的声音才再次在电话那头响起:“好,我等你。”

    伏黑惠没有再问西莱在哪, 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会离开, 其他问题的答案瞬间变得不重要了起来。他无法形容此刻内心雀跃的情感, 之前以为西莱永远离开的阴霾与绝望都在这一瞬间被一扫而光。他相信西莱有必须要走的理由,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处并对自己表明出那样心意的人, 不会那样没有理由地离开。

    之后两人又聊了不少,互道了晚安后才挂了电话。

    只不过在电话挂断后,电话那头的伏黑惠紧紧抓着手机并没有放下, 还维持着一开始打电话的姿势, 感受着自己激动不已的心跳, 心里只不断地重复着三个字:

    太好了。

    西莱并没有想要永远离开。

    太好了。

    另一边的西莱,挂了电话之后,激荡的心情依旧久久不能平静,他在心里想着:

    很快,很快就能彻底留下来了。

    ...

    咒高的其他人并不知道西莱的真正情况,当然也包括两面宿傩,所以现在只有伏黑惠一个人知情。而西莱还要去武侦完成自己的任务,对国木田独步进行为期一周的保护,并且要和宫泽贤治继续去执行那份不可能完成的委托。

    国木田的任务节点还在两天后,所以西莱今明两天只需要不露馅地继续待在武装侦探社就可以。

    西莱早早就来到了侦探社,宫泽贤治还没有到,所以他先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有意无意地观察起了已经到侦探社的几人,现在已经到了的一共有三个人。

    除了西莱以外,已经到的人里面包括国木田,他正坐在那里认真地看着一些资料,不难看出在更早的时间段他就已经到了侦探社,西莱甚至都有些怀疑他昨天晚上是不是一直留在了这儿。

    而另外一个...

    西莱看着趴在一边桌子上,头顶上还盖着一本书的在呼呼大睡的太宰治,不禁有些不敢相信。

    为什么太宰治这家伙也会来得这么早?虽然是在睡觉,但是在家睡过头迟到才更合理一点吧..

    不过西莱并不打算看多久,他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和太宰治的那段任务并算不上愉快,这个任性又不讲理的“上司”总是让他现在一看到就觉得有些头疼。

    尽管西莱现在有隐隐约约察觉到太宰治的性格有了那么一丝改变,但是西莱并不打算也没有兴趣去深究。

    只是很快,西莱关于太宰治的“为什么这么早就来了”的疑惑就得到了解决。

    像是已经完成了一项工作的国木田独步,扶着脖子舒展了一下身体,接着眼神落到一边的太宰治身旁后对太宰治大声道:“太宰!别睡了!说好的一起彻夜研究委托,结果你居然睡了一晚上!”

    一旁的太宰治面对近在咫尺的喊声,无动于衷地转过了脸,原先盖在头顶上的书“啪嗒”一下掉下了桌子,而太宰治却只是转过了脸继续睡着,脸颊的碎发随着他的呼吸有规律地一前一后颤动着。

    国木田像是忍无可忍一般从地上捡起了书拍到了太宰治的桌子上:“起床!”

    坐在他们对面的西莱全程围观着,在国木田把掉在地上的书捡起来合好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无意中将视线投过去的西莱,却在下一秒整个人石化在了原地。

    那本从太宰治头顶上掉下来的书,居然是他之前在港口mafia的时候买过的书!

    《完全自杀手册》。

    西莱有些想要劝说自己这只是个巧合,却在下一秒绝望地发现,书的页脚上还有一点点他无心泼上去的咖啡渍。

    别吧..

    不要吧..

    西莱绝望地低下了头:

    如果真的是从我的抽屉里拿的话,扉页好像还有我写的字啊?

    不过太宰治为什么要把我的书拿走。难道是为了学习自杀方法吗..

    自己买一本不行吗...

    等西莱再次抬起头,却发现太宰治已经醒了,扶着脑袋正听着国木田说话,不久后开始了自己的反驳:“谁会工作一晚上啊,又不是工作狂。”

    在国木田气得继续疯狂对着太宰治输出“你工作不认真”的观点的时候,太宰治已经开始往侦探社的大门的方向频频探头,一副注意力根本不在国木田身上的样子:“奇怪,敦怎么今天还没有来,我还让他给我带了早饭的呢,我的早饭~我的早饭~”

    “我的早饭~我的早饭~我的早饭快快来~”

    西莱觉得国木田现在的脸色黑出了一个新的高度,并且眼底还酝酿着山雨欲来的架势。

    太宰治要遭殃了吗。

    察觉到了这一点的西莱抱着看好戏的想法,快快乐乐地继续围观着。

    谁知下一秒,太宰治忽然一脸认真地竖起了一根手指,对着国木田说道:“国木田你知道吗,人早饭吃得太晚了的话,会和不吃早饭一样对身体不好哦。”

    国木田迟疑了一秒后抬腕看了眼时间:“可是现在才七点半。”

    太宰治摇了摇头道:“最佳的吃早饭时间应该是在七点之前哦。”

    国木田看着太宰治一派认真的样子,不由得拿出了自己的本子开始记了起来,边记嘴里边说道:“原来是这样吗,我一直都是七点后才吃的。”

    原本还等着太宰治吃瘪戏码的围观群众西莱,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瞬间整个人都有些哑然了。

    所以国木田这就上套了吗??

    最佳吃早饭的时间其实的确是七点后啊国木田!

    西莱现在都开始有些怀疑太宰治是不是经常这样骗自己的搭档,使得国木田乱步的那个小本子上记着不少乱七八糟的错误知识了。

    果然还是和原来一样恶劣啊..

    西莱忍不住在心里摇头道。

    然而就在此时,原先正不断和国木田说着话的太宰治,忽然抬起了眼睛看向了对面的西莱。

    西莱的视线猝不及防地就与太宰治相撞,男人棕色的眼眸看得他心下有些慌乱,而正当西莱想要移开视线的时候,侦探社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我来啦。”

    白发少年拎着一袋子早饭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时候,太宰治的眼神已经移到了中岛敦手里的早饭上:“吃早饭咯。”

    中岛敦看向了国木田:“国木田先生也来吃吧~”

    “松内先生也来~”

    西莱笑着道谢后去拿了一份,只不过吃到嘴里却没有什么滋味,太宰治刚刚那一眼让他莫名有些不安,虽然男人现在忙着吃早饭的表现并不像是发现了什么。

    算了。

    西莱喝了口热牛奶后心道:

    还有几天异能力世界的任务就结束了,也不用太纠结这些。

    很快,西莱的任务搭档宫泽贤治也到了侦探社,和众人道完早安后,开始和西莱商量起了今天应该干些什么。

    “今天去那个学校看看吧。”

    宫泽贤治眨着大眼睛忽然说道:“反正不可能不去的,不如就今天去吧,感觉不去那个学校看看的话实在没有收获,家入优希的同学还有老师都在那里,我们正好可以去问问信息什么的。”

    在听见“家入优希”的西莱心神在那一瞬间晃了一下,但更让他在意的是等会就要去咒高的事实。

    不过也就像宫泽贤治所说的,如果是真的想要推动委托的进度的话,就必须去案发地咒高看看,西莱并没有任何能够阻止宫泽贤治,否决这项提议的理由。他只得点了点头:“好。”

    宫泽贤治伸起了一只手:“好,那就出发!”

    在前往咒高的电车上,宫泽贤治拿着资料看着,并时不时抬起头和西莱说话:

    “失踪前一切都相当普通,并且还没有人进到学校的痕迹,所以也不会是被拐走的吗。”

    而一边的西莱却越听越奇怪。

    当然不会是被拐走的啊,因为死在了那里。

    他不明白为什么宫泽贤治会说这样的话。

    不过没多久,宫泽贤治就又说道:“手机也丢在了学校呢。”

    这下子,西莱彻彻底底意识到了某些地方的不对劲,震惊之余他连忙拿出了自己的那份资料翻看了起来。

    果然。

    这份委托..惠和钉崎居然没有说过“家入优希”已经去世了的事情!

    所以侦探社不知道这份委托要寻找的人是一个已经死亡了的人!

    所以他的搭档宫泽贤治才会说那样的话。

    等会去咒高,宫泽贤治肯定得到要寻找的人其实已经死亡的信息。

    想到这,西莱又不禁疑惑了起来:

    可是,伏黑惠和钉崎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告诉侦探社的人,家入优希已经去世了的事情呢?

    就在西莱思索的时候,电车的广播响了起来:

    “电车到站——”

    宫泽贤治站了起来,对西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到了,我们下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