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正文 第72章 第73章别宫斗了,来宫变吧4……
    皇帝放权给皇, 从到尾都没出现,这场选秀纯粹由皇主,当然不会有人对的选择提出异议。

    武则天选了好些个出身高门的贵族秀女, 另外从商户人家挑了几个精明强干的出来, 甚至于还选了几个不甚符合时下审美,出身武家、容貌稍显粗犷英迈的武官之女入围,等最入选的名单敲定出来,所有人都麻了。

    皇帝不『插』选秀之事, 但最人选出来了,名单总得送到他面前去瞅一,接过去看了一, 他神『色』有些微妙。

    武则天穿了一件鹅黄『色』宫装,凤钗绾发,笑『吟』『吟』在他对面坐下, 张嘴就来:“选秀不仅仅是为了充斥陛下的宫, 绵延皇室,是为了向天下施恩。选高门女子入宫只是寻常, 商户人家——陛下既有意对外用兵, 又觉户部钱粮不足,该找几个富商为国出力, 出钱的都赏了, 武将一方怎能不赏?重文轻武是先祖定下的朝略,只是朝廷近几年厉兵秣马,正是该加恩武人的时候,不能使得他们居于文官之上,选几个武官之女入侍天子是好的……”

    皇帝听罢豁然开朗,面『露』赞许之『色』:“从前总说贵妃是女中诸葛, 今日再看,倒是元望更担得起这个称号!”

    “陛下别这么说,叫姐姐知道,该吃心了。”

    武则天嗔他一,神情微『露』羞『色』:“再则,臣妾是有私心的……”

    低道:“虽说是为陛下选秀,但不想选姿『色』太过出众之人入侍,若是陛下喜欢上旁人,却不知会将臣妾忘到哪里去。”

    皇帝此时待情谊正深,闻言又是得意,又是怜惜,起身到身去扶住肩,柔道:“我有元望为妻,便是天仙下凡,不换的!”

    两个人坐在一处说了好些亲昵话,皇帝脸上忽的显『露』出几分歉疚来,拉住的,轻轻道:“元望,我还有一事,要告知于你。”

    武则天见他眉宇间神『色』隐约透出些微窘迫,心下微凛,语气却仍旧和煦:“什么事?”

    皇帝沉『吟』再三,终于道:“李妃的胞妹,此次在人选秀女之列。”

    武则天脸『色』笑意敛起几分,错愕道:“臣妾并不曾在名单上见到李家姐的名字。”

    “唔,”皇帝有些为难:“,跟别的秀女不一样。”

    武则天『露』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皇帝自己心里边觉别扭,拉的,迅速阐述了事情原委:“李妃死,朕不曾予以追封,李家因此大伤颜面。李妃的祖父业已辞世,父亲在几年前病亡,现在是李妃的叔父掌家,前不久他上疏乞恩,道是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朕不曾追封李妃,李家不敢有丝毫怨囿,只是请朕看在他的父兄为国尽忠几十年的份上,赐予李家几分颜面,许李妃的胞妹李氏入宫侍奉,好叫天下人知晓,李家并不曾失意于上……”

    他觑武则天的神『色』,继续道:“李家毕竟是书香世家,向有令名,他如此低三下四,朕却不好推拒。”

    不想武则天不仅没有因此生气,反很兴趣的问他:“这位李氏年方几何,品『性』如何,读过什么书,可识字吗?”

    皇帝:“……”

    芈秋忍不住道:“够了!这是选妾的时候吗?武你清醒一点!”

    皇帝硬生生给噎了一下,顿了几瞬,方才道:“朕倒不曾见过,只是叔父在奏疏中讲,是很沉稳的『性』格,颇有其祖父之风,又因为生在读书人家里,是个颇有几分才干的女子。”

    他知道自己越过皇安排了李氏进宫,难免令难堪,此时便执的柔抚慰:“元望,你放心,李氏入宫,不过是为了宽慰李家,朕心里所在意的,只有你一人罢了,至于这个李氏,给个高些的位分,叫在宫里荣养一生,朕算是不负李家了。”

    武则天轻轻摇:“宫嫔妃,在臣妾这里都是一视仁的,臣妾能容得下其余人,又怎么会容不下?”

    又问皇帝:“您想给李氏什么位分?”

    皇帝斟酌道:“贤妃,如何?”

    武则天却道:“宫中四妃向来以贵德淑贤为序,贤妃最末,低了一些,还是德妃吧。”

    皇帝怔怔的看,眸子里难免溢出几分光亮:“元望,你实在不必如此……”

    武则天揣摩他的心,深情款款,说了最合乎他心意的回答:“臣妾愿为陛下分忧,不使陛下为难。”

    ……

    新晋的这批秀女,原本并不曾引起外人关注。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天子偏宠皇,甚至连殿选都不曾『露』面,所有中选之人都是皇亲自选出,重才不重『色』,难免有人在背嘀咕皇算盘打得精,但是偏偏谁都无法说出什么二话来。

    中宫为天子选妃,自然要看德行和才干,你敢说这有错?

    只是等到中选名单最终布的时候,外臣们惊诧的发现当今原配发妻李妃的胞妹赫然在列,且入宫便是仅次于贵妃的德妃。

    这下热闹可大了。

    韩元嘉听闻消息之,是皱眉,只是知道嫡妹心中自有算计,倒不惊慌,照旧陪福哥读完书,这才往长春宫去见嫡妹,问事情原委。

    武则天靠在塌上,虚扶将将显形的肚腹,笑说:“我知道啊,陛下原本是想叫做贤妃的,我给提成了德妃。”

    “李妃的事情,满朝文武都盯呢,谁不知道是天家亏?李家若真是有心以此谋利,要么就求个官,要么就孙求个恩荫,再不济就给李氏求个诰封,叫入宫为妃,博一个前程,这算什么啊?亏他们想得出来!以我之见,不出十年,李家就要败落了!”

    宫人送了温热的燕窝过来,武则天坐起身来:“这件事姐姐就别管了,我自会处置,这个李氏若真是有其祖父之风,我自然不亏待,若是有意想跟我掰腕子,我能把扶上去,就能把拉下来!”

    吃了两口燕窝,又低问:“内宫都控制住了吗?”

    韩元嘉微微一笑,波温柔:“我用项上人跟妹妹保,保管一片纸『露』不到宫外去。”

    武则天便笑起来,用汤匙盛了燕窝喂:“别发这么狠的誓呀,姐姐辛苦啦!”

    ……

    过了四月,天气便一日日的热了起来,乾清宫是天子居所,长春宫皇有孕,这两个地方最先用上了冰。

    就在李氏入宫的前夕,皇帝贪凉受冷,夜里发起烧来。

    内侍发现之不敢隐瞒,匆忙往西暖阁去禀告皇,时又急急忙忙去请太医。

    太医到了之往皇帝腕上一搭,神『色』略略释然几分:“陛下发烧,乃是受了凉的缘故,倒不十分凶险,降下热来,吃几日『药』便会好的。”

    武则天捂肚子坐在旁边,面带忧『色』,吩咐他说:“去煎『药』吧,本宫在这守陛下。”

    内侍监怕皇帝醒了怪罪,赶忙道:“奴婢们在这守就行了,娘娘身怀有孕,哪能受累呢。”

    武则天摇摇,神『色』柔婉,语气坚决:“陛下病,我如何能够安枕?非得见陛下醒了才能安心。”

    内侍监见执意为之,不好再劝,拧了帕子递过去,见皇放轻动搭在了天子额。

    如此熬了一夜,等到皇帝再度醒来之时,只觉喉咙肿痛,脑混沌,皇坐在一侧,双熬得通红,神『色』疲惫却难掩欣喜:“陛下醒了?”

    皇帝很快反应过来,窝心之余,又觉恼怒,沙哑音骂周遭内侍:“该死的奴才,都是怎么做事的?!皇有孕,居然叫这样熬!”

    武则天赶忙解释:“陛下勿要责备他们,是妾身执意留下的。”

    知道过犹不及的道,便适时的以掩口,打个哈欠:“陛下既醒了,妾身便能安心歇息了,方才臣妾已经差人请贵妃前来侍疾……”

    皇帝一个劲的催促:“你我夫妻至亲,何必如此?快去歇吧!”

    等韩元嘉到了,难免问起皇何在,皇帝满面动容的将方才之事讲了,果然换得韩元嘉一句慨:“妹妹心中最看重的,到底是陛下啊。”

    皇帝:是啊是啊,元望好爱我!

    ……

    李氏悄无息的入了宫,韩元嘉将安排到了永寿宫居住,别说这会皇帝病,就算没病,怕不会召幸的。

    李氏很沉得住气,入宫之哪都没去,将永寿宫归置整齐之,便闭门不出,日复一日的在寝殿里为皇帝祈福。

    韩元嘉听说之只是一笑:“看起来是个聪明人呢。”

    皇帝现在正处于病得难受又不会病死这个区间里,想说句话,又嫌嗓子疼,想批阅奏疏,又觉昏脑涨,偏偏这几日不知是犯了什么邪,朝中『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件接一件……

    这种时候,皇便恰到好处的出现了:“妾身将这些奏疏念给陛下听,陛下定了主意之,再行口述,妾身禀笔录,如何?”

    皇帝短暂的犹豫了几瞬,便接纳了这个提议。

    武则天念,皇帝听,听罢之皇帝有了处置,口述出来叫录到奏疏上。

    收到批复的朝臣们自然看得出奏疏上字迹并非天子所有,待得知乃是天子染病,口述令皇批阅之,众臣反应不一。

    有的觉得这是牝鸡司晨、女主夺权之兆,有的觉得事出有因、全然可以体谅,者占了大部分——毕竟这事是天子准允的,并非皇为夺权一意为之。

    武则天唇间溢出一丝冷笑,将那些叫嚷牝鸡司晨的人一并记了下来。

    皇帝还在喝『药』,宫中向来都是如此,没病都得喝几天太平方,更别说皇帝这回的的确确是烧了半宿。

    内侍监送了奏疏过来,皇照常翻开一本,替他诵读,只是他合等了又等,却始终不曾听见皇做。

    皇帝睁开去瞧,音微微沙哑,疑『惑』地叫了:“元望?”

    皇猛然回神,嘴唇嗫嚅几下,忽然起身郑重的向他行个大礼,双将那本奏疏递了过去。

    皇帝接过去看了一,脸『色』见的坏了起来,一把将那封奏疏掷于地上,恨道:“这群迂腐儒臣,处处与朕对!该杀!”

    皇神『色』哀戚,近前去替他顺气:“他们是忧心天下,陛下不要动气。”

    皇帝冷笑:“到底是忧心天下,还是以此彰显自己的谏名,他们自己知道!父皇碍于名,忍了他们几十年,若当朕这样好欺负,那边错了!”

    他本不是什么重病,将养几日,身上已经有了气力,吩咐人取了笔墨过来,酣畅淋漓的大骂了半张纸,旋即便下令将上疏之人贬谪出京。

    武则天借他这场病,顺成章的替他批阅了几日奏疏,尽管只是按部就班的从令禀笔,但意义却十分深远。

    有一就有二,借这几日打下的底子,来日皇帝若有变故,便可再度朱批奏疏,甚至可以甩开皇帝,自行蓝披。

    是个好猎人,有耐心慢慢等。

    皇帝这场病在这季节里十分常见,前不过持续五六日,再加上之将养的时间,不过半个月已,并不曾引起宫中内外注意。

    就在他生病的这段时间,前段时间选出来的秀女们自品阶最高的德妃李氏到品阶最低、出身商家的王美人先被迎入宫中,韩元嘉协六宫,一一为们安排了居住的宫殿,代行皇之权,将这群姑娘管束的服服帖帖。

    皇帝病愈之,便在皇的规劝之下开始临幸宫,只是他本来就不算是贪恋美『色』之人,一个月总共不过去宫十几次,去陪陪贵妃,见见潜邸时的老人,再在新人里边挑几个顺的,其余的都没被召幸。

    武则天是正宫皇,韩元嘉协六宫,两人都见到了皇帝召幸宫妃的时辰和地点,清一水的高门女子,只是没有德妃。

    韩元嘉冷笑不已:“唯出身论,倒是很符合当今的喜好呢!”

    武则天“哎哟”一笑了出来:“你难道是第一天认识他?不值当为此置气的。”

    新入宫的宫妃们只有承恩之才能前去拜见皇,只是武则天这几日安居养胎,除了贵妃之外,并不见人,现下见皇帝似乎对那些出身低微的女子们不甚有意,兴许一年半载的不打算召幸们,索『性』一股脑都给传到长春宫,亲自来面一面自己选进来的这些个左膀右臂。

    消息传了出去,六宫一时为之轰动起来,老资格的妃嫔们都不觉有什么,反倒是新进宫的这一批,半惊半喜,隐约心忧,连夜挑了衣裳,精心准备第二日的长春宫拜见。

    要是放在从前,们多半人都是没资格进宫的,只是被皇选中,方才得了这个缘法,现下将天子并不很看重们,要想在宫中过得好,自然得巴皇娘娘了!

    李氏听闻这消息时正伏案翻书,闻言随之亮了眸。

    从面相上来看,并不是绝顶漂亮,细长,柳叶眉,耳边戴一对珍珠耳环,莲青『色』的宫装,带书卷气的清冷,只是气度斐然,清华难掩。

    随从一道入宫的婢女见怔神,不禁道:“姐,姐?您听见奴婢说的话了吗?长春宫打发人来传话……”

    李氏回过神来,微笑打断了:“我听见了。”

    继吩咐:“去把那件天青『色』的宫装取出来,明天穿去长春宫。”

    “啊?”婢女听得愣了,说:“那可是二夫人找江南最有名的绣娘给您做的,说得是见陛下的时候才能穿呢。”

    李氏底飞快的闪过一抹厌恶——谁想见那个贱男人!

    我所俯首称臣、誓死追随的陛下,从来都只有一个人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