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偏不当反派们的白月光 > 正文 第37章 四五六更
    曾经在游戏里形影不离的两个人, 竟然还有见面的机会?

    宋矜又惊又喜,心砰砰直跳,忙问:【怎么见面啊!你要和我面基吗!】

    她还没小伙伴面基过, 好期待!

    颜颜说:【下个月游戏举行十周年玩家见面会,我有入场券, 你如果想来的话,我让官方给你寄一套票。】

    不愧是当年的全服第一, 都退游这么久了,官方竟然还邀请她参加活动呢, 而且还能要求官方赠票!

    宋矜不确定下个月有没有空, 和她说先考虑下。

    【好, 你考虑好了告诉我。如果能来的话, 有件事, 我想和你当面坦白。】

    难道是她退游这么久的原因?宋矜怀着疑惑, 被她催促着去休息了。

    第二天她和桑繁星说起这个事,桑繁星慎重地道:“人都是会变的, 你确定她还和以前一样?万一是想骗你呢。反正你要去参加活动也行,千万不准和人单独出去啊。”

    宋矜笑道:“我知道哒, 我又不是小孩子啦。”

    有句话她没和桑繁星说, 颜颜是女孩子呀, 能对她做什么?图钱就更不可能了, 她比自己有钱多了。

    想清楚后, 宋矜上游戏给颜颜留了言, 请官方根据她后台保存的地址, 赠一套票过来。

    对于这份失而复得的友谊, 宋矜非常珍惜, 所以接下来几天, 如果她和颜颜都有空,就组队去游戏里面看风景。

    重制后的游戏,画面更加精良,运行也更加流畅。

    曾经一起走过的路与桥,欣赏过的湖光于山色,都变得更精致逼真。

    她和颜颜骑同一匹马,每走到一个地方,都有回忆扑面而来。

    “我记得咱们在这里拍过照,因为我怎么都跳不上这个柱子,最后还是你先跳上去,组队拉我的跟随。”

    “还有这里,那个宝箱难开死了,我想不出密码,找你求的助。”

    “看排行榜上这些人的装备,早就不是咱们当年那批了,数值提高了好多。”

    “你说咱们现在组队去打擂台,会不会被捶爆啊?”

    颜颜耐心地听她说完,打字道:【要不去试试?】

    宋矜:“好!”

    两个人兴冲冲组了队,果然因为装备跟不上,加上职业削弱严重,被捶得找不到北。传送出来到时候,笑了半天。

    睡前,宋矜知足地想,能在死之前找回这个朋友,真是太好了。

    上辈子她在退游之后,没有勇气登陆游戏,也不知道颜颜回来后,是不是一直在等她。

    但愿不是吧,等待的滋味,太煎熬了。

    *

    转眼到了周末,宋矜要去医院复查。桑繁星家里有事,她便没叫她陪。

    熟悉的流程后,宋矜戴着口罩坐在医院长椅上,等着取结果。

    各个诊室外,坐着等待的病人与家属,前方屏幕显示等候人的名字,机器冰冷的叫着号。

    宋矜怔怔地发呆,某一个瞬间,好像捕捉到了“陆亦沉”的名字。

    她回神,向周围看去,人头攒动,但是并没有那道挺拔修长的身影。

    幻听吗?

    正要寻找,周围安静下来,“轱辘轱辘”的声音靠近。

    她循声看去,坐在轮椅上,穿着白大褂的周郁词停在了她面前。

    “宋同学,又见面了。”他微微笑了下。

    对于在这里见到他,宋矜并不意外。她没起身,目光几乎和他平齐。

    男人也戴着口罩,短发修剪过,将镜湖一样的眸子完全显露出来。

    望着她时,他眸中似有波光流转,连眼尾泪痣都染了一丝暖意。

    “周医生。”她客气地回了一声。

    “嗯,”他好像并没有发现她的冷淡,问她,“最近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

    “在等结果?”

    “是。”

    “快中午了,要不要一块去吃个饭?”

    宋矜在心里叹气,她都这样冷漠了,他怎么还好声好气地问她呢?

    “不用了。”

    话音落下,他的眸子晦暗了一分。宋矜故意不看他,起身去查询她的检查结果。

    拿到报告后,她没停留,直接下了楼。

    还没等出门,就发现外面下起雨来。

    芜城地处南方,冬天降水居多,就算是下雪,没多久也会融化。

    雨声淅淅沥沥,湿意寒凉。许多人没带伞,站在医院大厅躲雨。

    宋矜往外看了眼灰蒙蒙的天,准备给张叔打个电话,让他将车上的伞带过来。

    刚拿出手机,周郁词低沉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是被雨困住了吗,我这里有把伞,你用吧。”

    宋矜转身,周郁词微微仰着头,修长的手指反抓着他把柄黑伞,递向了她。

    她静静地看了他几秒,没接,但是他一动不动。

    “周医生,咱们谈谈吧。”宋矜低声说。

    周郁词缓缓放下伞:“好,去我办公室?”

    十分钟后,宋矜坐在了他办公室的椅子上。这黑色的椅子他可能是不怎么用,表面崭新。

    周郁词没急着问她要谈什么,先摘掉了口罩,又将白大褂的扣子解开,操控着轮椅,去给宋矜倒了一杯水。

    宋矜上辈子来过他办公室许多次,对这里的陈设并不陌生。

    房间不大,但是只有黑白两色,一件多余的东西也没放。

    上一世她打趣他这办公室太空了,第二天他就养了十几盆绿植。可惜这个人没有植物缘,明明每天浇水、照料,那些植物没多久还是都死光了。

    “喝点水。”周郁词将水杯推过来。

    宋矜捧起来,掌心温热。

    她缓缓呼出一口气,直视周郁词的眼睛,开门见山地问:“周医生,你是不是喜欢我?”

    周郁词眨了眨眼,认真地答:“是。”

    水杯中的水,晃了晃。

    “你不问问我是什么想法吗?”她道。

    “据我观察,你并不喜欢我,暂时也没有接受我的打算。”

    宋矜对他的平静感到意外。见过他上辈子那般惨烈的结局,她本以为他会更偏激些。

    或许因为经历的事情不同,他这辈子,真的没那么喜欢她?

    这个认知,让她些许安慰。

    “你说的没错,我不准备接受。”宋矜认真地说,“而且我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周郁词的眼神总算是有了些许波动,只是瞳孔蒙着浓稠的漆黑,很快就将那波动淹没了。

    他笑得有点苦涩:“我自认已经与你保持了不远的距离。”

    宋矜低下头,喝了一口水。

    “只是表达对你的关心,也不行吗?”周郁词有些受伤地问。

    “不行。”宋矜努力让自己变得冷漠起来,“这种带着目的的关心,让我讨厌。”

    周郁词捏着轮椅扶手,修长的直接泛白,落寞的神色,好似将宋矜的心扎了一下。

    她压下不忍,沉默地始终没有抬头。

    “宋矜,我是哪里让你不满意了呢。”片刻后,男人沙哑地开口。

    你年纪轻轻,这么帅气优秀,她哪里会有不满意的地方。

    只是她还是强迫自己找了个伤人的理由,冷漠地道:“你能从轮椅上站起来吗?”

    他瞳孔一晃,本就冷白的脸颊,霎时毫无血色。

    宋矜快捏不住手中的杯子,便将其放在桌子上,松手的时候,有几滴水洒了出来。

    她站起来,低头看他:“你这样的身体,配得上我吗?”

    他定定地望着她,薄唇颤了颤,面上不受控制地泄露出一丝受伤。

    宋矜心上同样难受,可她还是逼着自己说下去。

    “所以周郁词,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周郁词眼里的光,一点点熄灭了,往常哪怕是坐在轮椅上,依旧挺拔的脊背,此刻竟不受控制地微微佝偻着。

    宋矜在心里说着对不起,嘴上道:“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以后若非必要,不要再见了。”

    留下这句,她故意不看周郁词坍塌的面色,抬腿向门口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她很担心周郁词会来拦她。

    好在一直到她打开门,身后也没什么动静。

    她走出去,克制着没回头。

    周郁词受伤的面容,不断地在她眼前晃动,令她无比愧疚。

    她的身体在恶化,将他远远推开,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走着走着,她感觉有水滴落在自己身上,恍惚抬眼一看,才发现她竟然出了这栋楼。

    这场雨,让整片天地都雾蒙蒙的,寒意顺着骨头缝往身体中渗透。

    雨滴打在身上,力道不重,却格外寒凉。

    想周郁词太专注,她竟然忘了给张叔打电话。

    懊恼地叹了口气,她拿手挡着前额,正要转身回一楼大厅,结果刚转身,差点撞上一个人。

    那人手中撑着伞,她撞过去时,他忙把伞举高了。

    虽然她及时刹车,还是不免到了他伞下。

    雨滴下坠,层层叠叠地敲在地上、伞面上,发出咚咚的声响。

    她忙放下手,抬起头想和人家道歉。

    结果看清是陆亦沉后,愣在原地。

    男生穿着挺括的黑色风衣,撑着深蓝色的伞,伞柄漆黑。双肩包的带子叠在一块,挎在右边肩头。

    那双乌黑的凤眼,深深地凝视着她,里面有种种情愫涌动。

    宋矜怔怔地想,原来她刚刚真的不是幻听?陆亦沉也来医院了。

    是胃病犯了吗?

    “怎么没打伞就出来了?”男生将伞面往她这边倾斜,不赞同的语气里,听得出关切。

    “嗯……忘了。”宋矜往他身后看了一眼,犹豫要不要往大厅跑。

    他看出她的想法,直接挡住了她的视线:“车子在哪里。”

    宋矜没反应过来:“嗯?”

    陆亦沉深邃的目光,几乎是贪恋地落在她脸上。

    在学校里,他与她经常可以见面,但是每次只能克制地说上几句话。这样近的距离,更是许久都没有了。

    她厚实的大衣包裹着纤细的身躯,脖子松松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不如巴掌大的小脸儿,干净瓷白。

    水汪汪的杏眼里,只有他一个人。哪怕促成这个局面,是因为下雨共打一支伞,也让他心里止不住地窃喜。

    若是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可惜外面这么冷,她不能久留。

    “我送你过去。”

    宋矜皱眉,明显要拒绝。

    陆亦沉抢在她前面说:“正好我也要往那边走,顺路。你放心,”他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我看你上车就走。”

    宋矜垂下眼帘,默默转过了身。

    她刻意和他保持了一点距离,但是伞只有这么大,再挪动,她就要淋雨了。

    陆亦沉察觉得到,但是他一个字也没说,只将伞往她这边再倾斜了些。

    他半边肩膀,还有肩上的书包,都因此暴露在雨中。

    宋矜忍着没问他来医院是做什么,只小声提醒:“你往这边靠靠吧,包都湿了。”

    陆亦沉脚步一顿,随即绽放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来。

    其实他的包里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他还是怕宋矜反悔似的,“嗯”了一声,往她这边靠了半步。

    一下子,他握着伞的那只手,就和她的肩膀轻轻碰上。

    雨滴落在伞面,声响被放大数倍。可两人衣服浅浅摩擦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进了宋矜的耳畔,让她略感不自在。

    “你来医院复诊?”陆亦沉温声问。

    “嗯。”

    “怎么样?”

    “挺好的。”只看检查报告,的确不算差。

    走着走着,宋矜感觉,似乎有两道深重的目光扎向了她。

    她下意识扭头,视线都被陆亦沉的伞,还有伞外的雨幕挡住了。

    “在看什么?”

    她摇摇头:“没什么。”

    周郁词的办公室内,男人坐在轮椅前,目光透过窗,追随着那柄深蓝色的伞面而去。

    他目光晦暗又执拗,轻笑了一声,脸上哪有半分刚刚的受伤。

    *

    晚上,因为颜颜说她今天有事,宋矜也没登陆游戏,而是将她为黑与白的画的画,认真细化。

    她过生日的时候,他送了她一副贺图,她也答应给他画一张。

    刚好明天就是他们约好见面的时间,到时她就将这幅画给他看。

    大概因为他是自己的偶像,这种“交作业”一样的局面,让她怪忐忑的。

    她拿过手机,给黑与白发消息:【怎么办,我觉得我画得好丑,要不还是别给你看了。】

    黑与白今天回复得很快:【不会,你画得很漂亮。】

    宋矜失笑:【你都没看呢。】

    黑与白:【只要是你画的,都好看。】

    宋矜被他夸得心里暖洋洋的。因为每天都和他聊天,宋矜已经习惯了给他分享日常中发生的事。

    她惆怅地说:【你对我滤镜太重了,其实我很讨人厌的。】

    黑与白:【怎么会。】

    宋矜:【我今天就对一个人说了很难听的话。】

    黑与白:【是招惹了你的人?】

    宋矜:【……也不算,是个喜欢我的人。】

    黑与白:【真巧。我喜欢的人,今天也拒绝我了。】

    宋矜惊讶:【啊??你都这么优秀了,还会被拒绝啊?】

    黑与白:【我不优秀。】

    这人以前帮她怼人的时候,态度多高傲啊,现在都自我否定了!可见伤得有多深!

    宋矜忙夸了他一通,又安慰了他一番。

    【老师,你要相信你自己!要用你的真心去打动她!】

    【尝试了,打不动。】

    【……可能是方法不对,等明天见面,我好好和你传授一下追女孩子的技巧!】

    【你似乎很懂。】

    宋矜谦虚地说:【也没有啦……】

    不过是被追的多了,见到的反向操作也多了。不知道怎么追人,还不知道怎么避坑吗?她相信在她的“指导”下,黑老师一定能和心上人再进一步!

    黑与白和她道了谢,又说:【等明天见了面,你发现我确实不如你想象中那么好,会掉头就走吗?】

    宋矜斩钉截铁:【你很好的,要自信!】

    况且她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啊。不管黑与白长得什么样,她都认定这个朋友了!

    结果第二天的事,让她想再重生一次,把有这种想法的自己给杀掉。

    *

    期待和偶像见面,宋矜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天还没亮,她就起床了。

    一个人摸去厨房,她找出食材,自己烘焙了点小饼干,准备送给黑与白当礼物。

    吃早饭的时候,宋明廷拌了拌他的清汤面,对她说:“你的检查报告我看了,情况还算稳定。”

    “嗯。”宋矜余光往陆亦沉之前坐的地方瞥了一眼,位置是空的。

    “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这段时间降温得厉害,如果出去,记得多穿一点。”

    “知道啦。”顿了顿,宋矜小声说,“你也是。”

    宋明廷眼里闪过错愕,随即氤氲了笑意。

    “但是你别以为之前你骗我和蒋晏见面的事就完了啊,我可还生气呢。”

    宋明廷拿她没办法地摇摇头:“好。我的错,以后不会了。下周蒋家的宴会,你不想去的话,我就一个人过去吧。”

    宋矜微惊,脸上写着:这次怎么放弃得这么快?

    宋明廷失笑:“我说了,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害你。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想到书房那份股权转让书,宋明廷唏嘘了一番。

    蒋晏那边,他给过机会,是他自己没把握住。

    再看宋矜,听了他的话,小脸儿都明媚起来了,舀了一勺辣酱,放在了她的面碗里。

    吃完,她看了一眼宋明廷清汤寡水的早餐,下意识道:“咱们两个口味差了好多哦。”

    宋明廷筷子微顿,没抬眼,“嗯”了一声。

    “苏晗你记得吗?和我长得很像的那个女生。她在咱家给我当护工的时候,我发现我们俩口味竟然也很像!”

    “是吗。”

    “对呀。而且她超努力的,天天上网课,要考大学呢!”

    宋明廷放下了筷子,淡淡地问:“你不是要出门?”

    宋矜看了眼时间,忙站起来:“哎呀,我得上楼去化妆了!”

    “化妆?”宋明廷眯了眯眼睛,“你今天要见什么人?”

    “我的偶像!”

    “男的女的?”

    “男的,”宋矜都怕他了,赶忙说,“不过人家有喜欢的人!所以你别想我们发展别的什么感情哦。”

    宋明廷无奈:“……找个人陪你去,注意安全。”

    “明白!”

    她笑着说完,转身跑上楼,鞋子踏在地板上咚咚响,没听到餐厅里压抑着的咳嗽声。

    今天桑繁星家里的事处理完,刚好有空过来。

    宋矜和黑与白约在一个颇为高档的餐厅,她早到了一个小时,挽着手往里面走的时候,还和桑繁星说起她在医院里拒绝周郁词,以及遇到陆亦沉的事。

    桑繁星忍不住帮周郁词说话:“比起陆亦沉和蒋晏,他的确没什么过分的行为。你那次在学校里面发病送到医院,他冲过来的时候,脸惨白惨白的,一看就担心死了。”

    宋矜知道桑繁星说的对,没反驳。

    “陆亦沉现在也知道收敛了,他要是再像以前似的,我就帮你骂他。”

    宋矜笑起来:“嗯嗯。”

    两人聊着天,没注意到不远处频频有人看向她们。

    “那个就是宋矜,长得还挺漂亮的。”一个短发圆脸女生撇撇嘴,同对面的杨夏烟说。

    一身高奢,妆容精致的杨夏烟,扭头看去,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她五官底子不错,加上一身好气质,一向是圈内人公认的美女。

    加上杨家也是芜城的名门,她又一贯懒得理蒋晏那些女伴,朋友就当她同样瞧不起宋矜。

    同桌另一个女人说:“也就那样吧,我觉得没夏烟好看,蒋晏肯定是随便玩玩。”

    “对,不用往心里去。不过怎么说她也是宋明廷的女儿,竟然做这种掉价的事。”

    “我忘了从哪听到的小道消息,说她不是宋明廷亲生的。”

    “啊?是吗?”

    “宋明廷一直没结婚啊,忽然就抱回来一个孩子,这么多年,大家都不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

    “原来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啊,那做出这种事也就不奇怪了,是吧夏烟?”

    杨夏烟皱皱眉,“别乱猜。”

    虽然只是淡淡一句,还是让两个朋友悻悻闭上了嘴。

    她又不甚在意地说:“蒋晏这次或许是认真的了,下周的宴会上,他还要和宋矜跳第一支舞。”

    “什么?”两个朋友不解。她才是蒋晏的未婚妻啊,为什么不是她来跳?还有,她怎么一点都看不出不高兴啊?

    杨夏烟看出了她们的疑惑,但是没有解释。

    她和蒋晏只是合作关系,没有利益外的的任何联系。等他就任,会正式宣布取消婚约。

    拿出手机,给蒋晏发了一条消息:【在忙吗】

    那边回复得很冷淡:【有事说。】

    杨夏烟不在意地笑笑,打字:【你藏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子,看起来是还不错。】

    蒋晏果然如她所料,马上问:【你在哪儿?】

    杨夏烟把手机放在一边,然后默默地数:三,二,一……

    屏幕上,果然跳出了蒋晏的来电。

    “黑老师什么时候到啊。”两人聊了一会儿,桑繁星问道。

    宋矜拿出手机,“我问下。”

    很快,她笑着和星星说:“在路上了。”

    “总算是要见到你的偶像了,哈哈。”

    “你看我今天这身打扮怎么样,不难看吧?”宋矜还有点紧张。

    桑繁星仔细审视了一番。女孩儿的五官无疑是极漂亮的,出挑的绿裙子穿在身上,更衬得肤色瓷白,整个人都嫩生生的。

    最吸引人的是她那双眼睛,澄碧干净,清莹透亮,纯净,又不自知流露出□□人。

    她要是黑与白,见到这样的宋矜,绝对会被惊艳到。

    桑繁星这么久都没说话,宋矜不自信起来,往身上看了看,忐忑地说:“不会真的很丑吧?”

    “没……”

    “哪里丑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宋矜一怔,和桑繁星一块回头看去。

    高大挺拔,一身正装的蒋宴,信步而来。过于出众的容貌和气度,令周遭的一切,都成了背景。

    餐厅里有不少人,也在悄悄打量他,眼神暗含惊艳。

    宋矜疑惑问:“你怎么在这?”

    蒋宴深深看她一眼,勾唇在笑,却给人一种不太爽的感觉。

    “过来吃饭,正好碰上你。”回答完,蒋宴主动对桑繁星道,“你好。”

    桑繁星本来挺不待见他的,见他态度这么好,也闷闷答了句:“你好。”

    蒋宴又问宋矜:“就你们两个?”

    宋矜一脸戒备:“干什么?”

    男人失笑,“你总是这么警惕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余光往餐厅四周瞥了瞥,杨夏烟和她的朋友已经离开了。

    想到她在电话里的话,蒋宴眸子暗了暗。

    ——你这位小朋友明显是打扮过了,貌似是来约会的哦。

    约会?和谁?

    陆亦沉主动搬了出去,不敢在她面前多出现,周郁词又被她冷淡相待,她还能和谁约会?

    一路上,他都没想明白。

    宋矜不再看他,嘟囔了句什么,他没听清。

    “什么?”

    “没什么,”宋矜敷衍道,“就是和一个朋友见面,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去吃饭吧。”

    这一副不想让他打扰的模样,令蒋宴更为不爽。

    她是有了喜欢的人了?生怕自己搅局?

    放任她和别的男人约会,除非他疯了。

    笑了笑,蒋宴轻轻颔首:“好。”

    宋矜不相信他这么好说话,狐疑地盯着他,就见他走去了旁边的桌子落座,侍者来为他点单。

    桑繁星用眼神示意她:这不是还没走?

    宋矜无奈:那能怎么办,总不能让餐厅把人撵出去吧。

    而且她还想起来一件事,之前在妄色,是他付的账。虽然她没要求,但也算是欠了他一份人情。

    想了想,宋矜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和侍者说了蒋宴那桌记在她账上。

    结果侍者竟然告诉她,她这桌的账都是记别人的!

    她惊讶地问是谁,侍者微笑:“是一位姓杨的小姐。”

    宋矜本来想说她不认识什么姓杨的小姐,忽然想到露露的话,脸白了两分。

    刚刚蒋宴的未婚妻也在这个餐厅,还给她结账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宋矜控制不住地羞愧。

    蒋宴单方面追求她的行为,她没有答应,也没有回应过,现在又被他未婚妻发现了……宋矜的脸,再度红起来,眸子里不受控制浮上层水雾。

    “怎么这么久还没回去?”身后传来蒋宴的声音。

    宋矜没来得及调整表情,回头看去,蒋宴的目光在触及她的脸庞时,便从轻松变成了凝重。

    “怎么了?”他严肃地问。

    宋矜不答,更不想看到他,就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整个人几乎被羞愧给淹没。

    不光如此,她还不知为何,感到一丝难过。

    明明以前知道蒋宴有过很多女朋友,也没有这么无力。

    想着想着,她的眼睛更红了。

    蒋宴肉眼可见地无措起来,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走到没人的僻静角落,温声问:“爱哭鬼,你到底怎么了?”

    这个从来都没听他用过的称呼,竟然很自然,就像是他以前在心里说了很多遍一样,以至于宋矜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没怎么,我回去了。”她冷声说完,也不看他,就要越过他往座位走。

    蒋宴不让,往旁边迈了一步,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的路。

    他躬身,郑重地看着她的眼睛,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心。

    “谁欺负你了?”蒋宴心里第一个浮现的是杨夏烟的名字,又被他否认了。

    两人又并非真正的未婚夫妻,甚至据他所知,她早就隐婚了。以前他找的那些挡箭牌,杨夏烟就从来都没在意过。这么多年她是为数不多知道宋矜存在的人,但从没出现在她面前。

    那到底为什么?蒋宴百思不得其解,愤懑与疼惜,越加让人煎熬。

    “都说了没人,能不能别问了,你让开。”宋矜本就气不顺,现在更是看到他这张脸都心烦,还有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

    “你不说也行,我自己去查。”蒋宴看她一眼,转头周身的气压都沉下,对不远处的侍者说,“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蒋宴可是惹不起的客人,侍者面色一变,马上要去叫人。

    宋矜气得直跺脚,“你别这样!”

    蒋宴看向她,目光软了两分,做出的决定却没有改变。

    “除了你,还能有谁惹我?我只是单纯不想看到你,你还不明白?”宋矜在气头上,索性把心里的话直接说出来了。

    蒋宴一怔,眼里闪过丝受伤。

    宋矜本以为,他会和以前一样,笑着说,不想见也要见。

    结果他自嘲似的轻扯了下嘴角,“这不是早就说过的吗。”

    “……是,所以你别缠着我了。”宋矜尽量忽略自己心里那不知由来的怅然,淡声说,“我不可能嫁给你,你从我父亲,或者其他任何人那里下手都没用,放手吧。”

    “不可能。”蒋宴深邃的桃花眼,深处涌动着浓厚的执着,看得宋矜瞳孔猝然一烫。

    她再不想理这个执拗的男人,往旁边走,蒋宴挣扎又无力。

    他想圈住她,让她就在他怀里,哪里也不能去。又担心会像陆亦沉一样,把她推得更远。

    最挫败的是,他的好意,她并不领情。

    两人周围的氛围太压抑,匆匆赶来的经理手足无措,都不敢靠近。

    就在宋矜走出两步后,蒋宴呼出一口气,目光变得坚决,还是跟了上来。

    就算自己让她厌恶,他还是不可能放手!

    宋矜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心里一慌,脚步快了几分。

    这个餐厅她来的不多,不熟悉路,现在一急,忘了回去该怎么走。

    但是她并没有放慢脚步,每一步都透着要远离他的心。

    蒋宴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让走到一条死路的她忍无可忍。

    她没回头,只问:“蒋宴,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他站定,有压低的呼吸声传来。

    喜欢她什么呢?他一时也说不清楚。只是眼前浮现很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场景。

    她是宋明廷的女儿,是宋家的小公主,那么耀眼,矜贵。

    她身上随便一件饰品拿出来,都比他一年的开销还要贵。

    但是她并没有其他富家千金那种高高在上的骄傲感,而是拢着漂亮的公主裙,蹲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看着阿黄。

    阿黄虽然名字土,却是一条名贵的捷克狼犬,颜色也不是黄色的。因为不服其他少爷管教,被赶到别墅外面住。

    那个冬天,他和阿黄住在一起。

    他知道很多人嘲笑他,就连庄园里的佣人,都不会高看他一眼。

    他知道他没有母亲,有血缘关系关系的那个男人,从不把他当儿子看待。

    他知道蒋家那些少爷小姐,都想把他当狗使唤。

    他都知道,可是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直到见到宋矜,他第一反应就是,我这身衣服是不是太破了?我长得这么瘦,是不是看起来很难看?

    她会觉得我也是别墅里的佣人吗?

    这么觉得也没关系,他安慰自己,大不了自己就告诉她,自己也是少爷好了。

    没想到,宋矜只用她那双清凌凌的眸子看着他,有点欢喜还有点羡慕地问:“这是你的狗狗吗?阿嚏。”

    少年怔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松口气,还是遗憾更多些。

    原来她看的是那条狗,不是他。

    他连狗都不如。

    但是因为这条狗,她和他讲话了。他又忍不住高兴。

    她真好看,声音也好听,望着他的眼睛好漂亮,像宝石一样。

    少年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好一点,大冬天,他手心里都是汗。

    “嗯,”越紧张,他越不知道说什么,低声回答,“是。”

    宋矜的表情更羡慕,但是喷嚏也打得更厉害了,那双漂亮的眼睛,浮现了盈盈的水光,眼角微红。

    蒋宴当时就想,她怎么连哭起来都这么好看。

    他斟酌着语气,还想再和她说说话,结果一个威严英俊男人匆匆跑过来,把她拉远了几步,严肃地说:“矜矜,你忘了你过敏了!不准再靠近那条狗!”

    宋矜扁扁嘴,明显不高兴了,扭着身子说,“我离了这么远呢。”

    “那也不行,快走,我让医生过来。”

    两个人说着话,渐渐远去。

    许久,蒋宴才垂下头。

    原来她叫矜矜啊,真好听。

    “宋矜。”一道阴郁低沉的声音,拉回了蒋宴的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