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绿茶病美人只想当咸鱼(穿书) > 正文 第41章 第 41 章
    即便馥橙不想在言语上输给俞寒洲,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俞寒洲在与朝臣往来、甚至是面见皇帝的时候,确实从容不迫、进退有度。

    仿佛这个人天生就该立于朝堂之上, 一举一动皆是风度翩翩, 言之有物,令人信服。

    馥橙今日一直跟着对方,虽然不怎么开口说话,可俞寒洲与人交际, 他一直有在安静地看着。

    无论是馥橙亲眼所见,还是别人的敬畏称赞, 都无一不彰显了俞寒洲有多么出色和优秀。

    这是一个值得仰慕追随的男人。

    馥橙清楚这一点。

    可同时,他又见过俞寒洲私底下的模样。

    坏心的、故意逗弄调.戏他的、欺负他的、好声好气哄他赔不是的、温柔而理智地开导他的……乃至于, 对着不在意之人绝情冷漠的模样……都毫不掩饰地呈现在了馥橙的面前。

    这样的俞寒洲, 不再完美无缺、高高在上, 却有了温度,可以触摸、能够陪伴着他。

    馥橙喜欢俞寒洲如今的真实, 又欣赏男人之前的完美, 两相矛盾之下, 他回头看着俞寒洲,忽然改了口, 道:

    “也不是说人模狗样,我是说,你在外面很厉害, 看着就很帅。也比较正经,不开玩笑。”

    俞寒洲听着馥橙的“补救”, 好笑地将人箍进怀里, 低声附耳道:“怎么?怕被本相惩罚, 所以故意说好话?”

    “没有的。”馥橙忙摇了摇头,认真道,“我是说真心话。你在外面是很吸引人,很有人格魅力。”

    “嗯?”俞寒洲一时惊讶,沉吟片刻,捏着馥橙的下巴,凑近了细细端详,像是在确认这些话的真实性。

    馥橙被看得有些脸红,总感觉对方凑得太近了,几乎稍稍一动就鼻尖相触,呼吸交缠,亲密得过分。

    他下意识往后仰了仰头,抱怨道:“你太近了,这样我不好喘气。”

    俞寒洲顿时莞尔,道:“哪里就不好喘气了,就你娇气,离得近些也受不了。”

    馥橙听了,轻轻哼了一声,却没有反驳。

    男人看了他一会儿,才低声道:“既然,橙橙觉得本相有魅力,那么,可有那么一点吸引到你?”

    馥橙霎时被问得彻底涨红了脸,忙往边上侧了侧头,避开耳边灼热的气息,心虚道:“可……可能有一些吧,我是觉得当时你很帅……”

    “帅?俊美的意思?”俞寒洲追问。

    “嗯嗯……”馥橙觉得有点难为情,忙道,“你不要问那么详细,别人夸你,你点头接受赞美就好了……哪有人跟你一样追问的。”

    “可是,橙橙难得欣赏本相一回,不问清楚岂不吃亏?”俞寒洲笑问。

    馥橙闻言更加臊红了脸,蹙起眉道:“好吧,算了,随你,下次你记得听着就好了。”

    “嗯,只听不问,有什么好处?”俞寒洲逗他。

    馥橙轻轻哼了一声,道:“没有好处,但会让你显得神秘一点,魅力加分。”

    俞寒洲失笑,道:“好,那下回就神秘一些。”

    馥橙满意地点点头,转过去后便开始看着桌上的菜单。

    这栋酒楼是俞寒洲的产业,因为有周昀情这个穿越者提供的建议,所以酒楼不仅是连锁产业,其中还采用了现代化的经营方式。

    像是菜单这种常见的东西,以往其他客栈也有,只大都是一张纸,写了菜式的名字,如今经过改良,已然变成了一本厚厚的精美小册子。

    馥橙好奇地翻开,就见其中每一道菜皆绘了图,写明了食材,甚至还标注了哪些菜适合给什么样的客人食用,比方说,银耳枸杞红枣汤,上面便标注了适合女眷食用,而小米粥,养胃好消化,老少皆宜。

    怪不得俞寒洲的酒楼生意红红火火,产业遍布北朝,若是每一种产业都是这般的标准,那受欢迎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馥橙看完,点好了菜,便问:“你的酒楼经营方案,也是光禄大夫提供的吗?”

    俞寒洲闻言微微颔首,道:“有一部分提案,是周蕴想的。”

    “那这个人其实还挺有用。”馥橙纠结地蹙起眉。

    俞寒洲一眼便看出少年在想什么,一时敛了眉,淡淡道:“周蕴确实神异,但无论是酒楼、还是造船、农具兵器等产业,如今能发展得好,皆有其他人的功劳,真要说起来,工部尚书之能,远在周蕴之上,不必再为他感到可惜。”

    俞寒洲产业众多,并不是没了一个周昀情,就发展不下去了,甚至说句狂妄的,没了周昀情,还有其他更为出色的人,他们过往业绩也比光禄大夫要好得多。

    馥橙闻声,瞥了一眼俞寒洲的神色,小声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俞寒洲垂眼,看着少年,好一会儿才道:“本相是有些不悦,但并非对你不满,而是……”

    馥橙好奇地转头。

    男人却已然倾身过来,一手搂着馥橙,从后面托起了少年白皙的下巴,垂首轻轻吻了吻少年绯红的脸颊,亲昵地厮磨起来。

    “……是周蕴对本相有意,本相自个儿巴巴地将人遣走,便是怕你多想,忧虑,生气,伤心。可你呢?”

    馥橙被问得怔怔的。

    俞寒洲惩罚地咬了一口少年白嫩的耳垂,见馥橙瑟缩着脖颈,面上依旧糜丽而懵懂,像是不明所以,一时叹息道:

    “你想想自己又做了什么?”

    “我……我没……”馥橙下意识想要反驳,可话未出口,就又被重重吻了耳朵,顿时也不敢乱说话,老实反思起来。

    俞寒洲却似乎并不是要他一个答案,只顺着继续道:“你只知道考虑周蕴的价值,觉得本相舍了一个培养多年的下属,很是可惜。”

    “……嗯。”馥橙轻轻点头,迟疑又担心地看向对方。

    俞寒洲似乎发现了他的胆怯,直起身过来,啄吻他的眼角,道:“这些权衡并没有错。若是工部尚书等人,也会这般为本相考虑,会说出与橙橙一样的话。”

    “可你觉得,本相在你身上求的,便是这样么?”

    “本相不缺忠心的下属。”

    馥橙安静地听着,多少有些懂了。

    他扯住了俞寒洲的袖子,轻轻拉了拉,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不这样。”

    “嗯。”俞寒洲缠绵地吻他的侧脸,呢喃道,“你如今在我怀里,本相倾慕于你,那么,面对心悦我的人,该有什么态度,橙橙要记得。”

    馥橙听了便有些苦恼……

    他有时候对自己的身份就是会忘记,很难控制得住。

    而且,需要控制才能想起来的“在乎”,显然也配不上俞寒洲,毕竟俞寒洲对他是真心实意。

    馥橙头一回觉得自己挺渣的,蔫蔫地垂了头。

    该吃醋的时候没吃,还疯狂夸赞情敌,难怪俞寒洲不高兴。

    他觉得有些愧疚,犹豫地看了看俞寒洲,还是转过了身,迟疑地伸出手。

    男人眉眼深邃,眸色沉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他做选择。

    馥橙不由紧张地抿住了唇珠,但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所以很快便试探地伸了手,搭到俞寒洲肩膀上……

    纤长的手臂往上攀,藤蔓一般圈住了俞寒洲的脖颈。

    与此同时,少年馨香馥郁的躯体也投入了俞寒洲的怀抱,软软地贴在男人胸膛上。

    他没有说话,只闭上了眼,温顺地将头靠在俞寒洲的颈窝里。

    可这对于始终一头热的俞寒洲来说,已经足够了。

    有力的臂膀再次搂紧了少年,俞寒洲垂首,薄唇轻轻贴在馥橙的耳畔。

    馥橙初时以为这只是个浅尝辄止、表示温情和宠爱的吻,也就没有拒绝,毕竟他已经接受了俞寒洲的存在了。

    可轻柔的碰触似乎无法令对方满意,随着时间推移,那浅浅的啄.吻逐渐变得热烈如火,往下蔓延。

    馥橙敏.感地仰起头,就被顺势沿着纤长的雪颈往下侵.占,湿.热的吻绵绵密密地落在下巴处,又逐渐辗.转到小小的喉结,最终席卷到脆.弱的脖.颈上,几乎弄得他有些疼。

    有一瞬间他甚至错觉自己是猛.兽的猎.物,有种随时都会被咬.住脖.颈的战.栗,从尾.椎升腾而起,窜入脑海。

    他禁不住迷.蒙了双眸,软.了身子,恍若无骨地倒在俞寒洲胸膛上,被更紧地扣住细.腰。

    俞寒洲的手掌炽.热,贴着他后.腰上薄薄的软.肉,摩.挲而过,又往下滑,往更靠下的地方搓.揉.抚.弄。

    馥橙感觉到了小腹上不属于自己的滚.烫热度,想退开,又被抓着腰按了回去。

    他不甚清醒地睁开眼,往四周看了看,又略略回过神来,伸手下去抵住俞寒洲的腹.部,焦急地央求。

    “你别在这里……有人会来……”

    酒楼包间灯火通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小二过来取菜单,哪里能在这乱来。

    俞寒洲又揉了他几下,见他敏.感地蜷.缩起来,哑声笑了,贴着耳朵哄道:“就弄一回,本相弄完了给你收拾,好不好?”

    “不好……”馥橙要吓哭了,控诉道,“又没有备用衣裳没有……反正不好,你等下把衣裳弄脏了。”

    俞寒洲听了,却是伸手在桌面上某一处敲了敲。

    馥橙听到一阵响动,扭头一看,就见不远处的博古架缓缓往边上挪开,露出一扇暗门来。

    “暗道直通本相名下的别院,等会儿让人送衣裳过来,如何?”俞寒洲哄他,手上的动作不停。

    馥橙被弄得浑身没力气,却更急了,道:“那你还不如带我过去,做什么要送衣裳过来,更惹人注目了……”

    哪知俞寒洲听了,却志得意满地朝他哼笑一声,过来亲他,音色喑哑地附耳:“本相就想在酒楼欺负你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