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在离婚综艺上谈恋爱 > 正文 第31章 2k营养液加更
    好在, 嘉宾们还有从初始点领到的烛台,发现集合点有灯的时候,就因为休息不方便拿, 都放在了桌子上,人刚反应过来要去取, 迎面就刮来了一阵非常诡异的冷风。

    众嘉宾:“!!!”

    一整排蜡烛顿时就被齐刷刷的吹灭了。

    【突如其来的灾难,看的我是哭笑不得!】

    【感觉是看大家都休息好了, 就开始搞事情了!】

    【所以奈奈到底被关在了哪?怎么到现在都没人发现?】

    世界上也再没有比刚刚燃起希望,又顷刻间毁灭, 更糟糕的事情了, 大家只觉眼前一黑, 心态瞬间爆炸。

    岑临雨:“节目组要不要这么狗?”

    阮丝缨:“没有光我们怎么走啊?”

    徐佳漫:“就不能给人留条活路?日后好相见?”

    正在嘉宾们愁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邢琛慢慢的蹲了下来, 从自己先前坐着的椅子腿后面, 拿出了一根幸存的蜡烛, 这是他刚到这里, 检查椅子时顺手放的, 也算是为了预防意外,没想到还真就成为了最后的火种。

    网友们:“???”

    节目组:“???”

    嘉宾们:“!!!”

    【我都有些记忆错乱了, 邢琛是什么时候藏起来的?】

    【不愧是掌管着星娱的霸总, 做事情就是稳得一批!】

    【哈哈哈, 估计节目组都没想到, 居然有人留了一手!】

    当嘉宾们看到邢琛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了烛火, 那副表情就仿佛在看一个救世主,激动的恨不得鼓个掌庆祝一下, 为了防止节目组再趁机搞来什么歪风, 嘉宾们并没有急着去引火, 而是先将这盏烛台放在了人群中间,仔细的看顾好。

    众人慢慢的聚拢在一起,邢琛也将烛火交了出去,自己站在最边缘的位置,准备依次给嘉宾们递蜡烛,将烛火都重新点燃。

    然而,想法是很美妙,邢琛还没来得及行动,就看到徐佳漫身后的墙,竟缓缓打开了……

    -

    一墙之隔。

    乔奈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嘉宾们的声音,虽然动静很小,但她确实是听到了,人立刻开始拍起了门,叫着大家的名字,试图引起嘉宾们的注意,但由于隔音太好,声音就显得非常细微,若是在静悄悄的情况下,或许还能被发现,但嘉宾们一直都在说话,又发生了灭灯的变故,以至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份异常。

    屡次拍门无果后,乔奈也拍不动了,借着荧光棒的绿光,观众们隐约能够看到有一抹白色的身影从门上缓缓滑了下来,就地缩成了一团,颇为无助的靠在了门上,而一直守在直播间,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的弹幕,也忍不住开始心疼了起来。

    【为什么大家还没来啊?看的我都急死了!】

    【等等,乔奈拍门是因为嘉宾们在门外吗?】

    【卧槽?那这隔音也太窒息了吧!完全看不出来啊!】

    【呜呜呜!抱抱奈奈宝贝!真想把导演关里面看看!】

    或许是观众们的怨念起到了作用,亦或是节目组觉得时机成熟了,乔奈突然感觉到自己靠着的门震了一下,门就开始一点一点的向左移动,乔奈立马就满血复活了,她能出去了!她又可以了!连荧光棒都被激动的忘在了脚下,乔奈现在是一心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为了安全起见,乔奈并没有趁着门开一半就冲出去,而是耐心的等着门完全敞开,她眨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十分期待的看向门后,依次见到了阮丝缨,赵安柯,徐佳漫,岑临雨,还有邢琛!

    但是,乔奈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大家似乎在紧张的盯着什么东西,对她的出现毫不知情,这种时候她如果冒然出声,会不会吓到大家?

    【啊啊啊!见面了!见面了!】

    【终于见面了!奈奈有伴啦!】

    【看着乔奈很想说话,又不敢冒然出声的纠结亚子,简直萌了我一脸!】

    离开小黑屋的乔奈也顺势进入了夜视镜头,其他嘉宾没及时注意到,但直播间的观众们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卧槽!有有有阿飘!看起来呆呆的!】

    【这是安全点的BOSS吗?还挺可爱哒!】

    【不对劲吧?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此时,徐佳漫只觉得自己身后凉飕飕的,但仍然没察觉到什么异样,只一心想要保护好火种,可站在她旁边微微侧身的阮丝缨,则有些奇怪的扫了一眼,人顿时就被吓到僵住了!

    下一刻,出于想要保护徐佳漫的心理,阮丝缨想都没想就抡起手挥了过去,一边抑制不住的喊了出来:“啊啊啊!离我们远点!”

    乔奈本来看到阮丝缨发现自己还挺开心的,正想要对她挥一挥手,就看到对方已经“十分激动”的重拳出击了,人完全来不及反应。

    黑灯瞎火之际,邢琛突然行动了,果断上前将乔奈护在了怀中,阮丝缨的拳头也随之砸在了邢琛的背上,一拳之后就发现打错人了,自己也有些懵了。

    这件事说白了还真不好怪谁,乔奈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周围的处境有多黑,导致阮丝缨根本就没看清样子,只见到一身白衣 白帽子,立马开启了正当防卫模式。

    虽然打人确实不对,但危急时刻也真就是想不到了,就连夜视下观看的网友们,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将乔奈认出来,甚至不少人还在奇怪,邢琛为什么要护着一个NPC?

    倒是被邢琛抱在怀里的乔奈呆了呆,她埋在邢琛怀中的小脑袋瓜蹭了蹭,可爱的小脸仰了起来,对着邢琛眨了眨眼,隐约间感觉自己头上的三角帽被人rua了一下。

    确定乔奈好好的,邢琛也看到了她脚边的荧光棒,将人放开后捡了起来,给乔奈照了一下脸,众人这才看清,原来白色阿飘居然是乔奈!

    网友们:???这也可以?

    一碗猝不及防的狗粮糊了满脸:)

    【邢琛这都能把乔奈认出来?!】

    【要说这俩人没东西我都不信!】

    【原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认出来”的这句话是真的!】

    阮丝缨连忙道歉:“奈奈,你有没有受伤?对不起,我刚刚太紧张了,没看清楚。”

    乔奈也意识到自己忘记证明身份了,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我方才看到大家有点激动,荧光棒忘了拿。”

    徐佳漫笑了起来:“小事小事,都别害怕,人齐了就好!”

    岑临雨倒是被别的点吸引了:“乔奈,你刚刚一直在这吗?”

    乔奈点了点头:“我揭开眼罩就在这里了。”

    岑临雨就很好奇的接过荧光棒在里面走了一圈,觉得这里虽然看起来很安全,但待久了也挺恐怖的,又发现乔奈这一身装扮,顿时就明白了。

    岑临雨:“你是不是被抓住策反了!你背叛了组织?你变了!”

    乔奈茫然的歪了歪头:“……啊?”

    岑临雨正要得意的笑,就被徐佳漫给锤了一下:“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众所周知,聪明是夸一个人机灵的意思,但语言的艺术就在于,多了一个大字,含义就变得截然相反,岑临雨顿时就蔫了。

    赵安柯也趁机来到了阮丝缨的身后,小声安慰着她:“别害怕,你太紧张了,这里没什么的。”

    阮丝缨顺势靠在赵安柯的怀里撒起了娇:“我不是故意的。”

    赵安柯摸了摸阮丝缨的额头:“我知道。”

    一时间,狗粮的味道飘满了整个集合点。

    邢琛看着其他两对嘉宾固有的相处模式,人也偷偷拉住了乔奈的手,乔奈感觉自己被人拉住了,就好奇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发现邢琛并没有看向自己,就又收回了视线,但相握的手却并没有因此而松开。

    【???你们是真怕我们饿到啊!狗粮是一盆一盆的盖过来!】

    【雨雨也只有漫漫能治了!柯柯是真的好宠缨缨呀!琛琛也趁机握住了奈奈的手!】

    【够了够了!别再喂了!难道单身狗的命就不是命吗!要是把本汪撑死了,你们都是罪人!】

    经过一番叙旧,嘉宾们已然拧成了一股绳,团结一致决定一起行动,竖着站成了一排,打头的人是赵安柯,身后跟着阮丝缨,岑临雨和徐佳漫则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乔奈紧随其后,邢琛落在最后面,两两一组搭档着走,除了乔奈手里有荧光棒,其他人都拿着烛台。

    邢琛将蜘蛛网地图递给了打头的赵安柯,其他人似乎都因为躲避守卫的缘故,并没有拿到这份线索,而有了地图虽然会方便许多,但路线实在是太为复杂,嘉宾们在一个地方愣是打转了半天。

    乔奈的荧光棒晃过墙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红色骷髅头标志:“我们是不是来过这里?”

    邢琛也仔细看了下:“确实来过。”

    前面的人也闻声停了下来,大家聚在一起开始研究地图。

    赵安柯:“就是这条路线,我很确定没有走错。”

    选人带队的时候,赵安柯就自荐了,说自己方向感比较强,而他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第二个到达的集合点,邢琛觉得如果他说没有走错,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或许是有了乔奈被关在隐形门里的事,众嘉宾也慢慢回过味来,开始对着周围的墙壁敲敲打打,果然发现有些地方是空的,路线可能经过调动被暗改了。

    【哦豁,节目组这一波是大制作啊!】

    【感觉这个恐怖迷宫好像有很多机关诶!】

    【不会等到了天亮,嘉宾们还没走出去吧!】

    很快,经过一番探索,嘉宾们就又发现了一扇隐形门,推开之后里面摆放着一张床,一套书桌椅,上面是一本似曾相识的日记本,赵安柯率先走了过去,将日记本拿了起来。

    徐佳漫左手带着岑临雨,右手带着阮丝缨,堪称是极限一拖二,也慢慢的往里面走,后面的乔奈刚要跟着踏进去,人就被邢琛抱住了。

    乔奈茫然的抬起了头,邢琛用食指抵住了唇,做了个“嘘”的意思。

    【卧槽?莫非前方高能?】

    【这屋子里不会有鬼吧!】

    【不要再进去了啊啊啊!】

    邢琛想到自己那间线索房的柜子,又看了看这间线索房,直觉告诉他这里肯定也有NPC,但他又不能冒然打草惊蛇,否则大家乱成一锅粥就糟了。

    邢琛镇定提议:“我们出去看吧?”

    赵安柯应了声:“好。”

    作为冲在最前面的人,赵安柯没有出一丁点事,从里面平平安安的走了出来,这也让弹幕松了口气,但大家没想到的是,守卫居然也会挑软柿子捏!

    恰在这时,岑临雨有些头疼的说着:“佳漫,你看着点走,别总踩我脚。”

    徐佳漫:“???我没踩你脚。”

    岑临雨:“……?”

    阮丝缨:“啊啊啊!有人摸我腿!”

    邢琛连忙带着乔奈将门口让开,阮丝缨像一只小鹿一样,十分轻快的跳了出来,成功脱困,而徐佳漫本来也想跑的,却被岑临雨给拉住了。

    岑临雨:“漫漫!我脚动不了!”

    徐佳漫将手里的烛火往他脚下晃了一下,岑临雨顿时就重获了自由。

    而床下也缓缓钻出了个拎着狼牙棒的守卫,岑临雨看到后,简直拔腿就跑!并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岑临雨后怕道:“哇,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佳漫,多亏有你!”

    回应他的则是众人的目瞪口呆,乔奈震惊的捂住了嘴,连眼睛都忘记眨了,其他人也是哑口无言。

    岑临雨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等等?佳漫呢?佳漫去哪了?”

    好心人乔奈给他指了指门里面。

    岑临雨立马双手抱头,满脸都写着怀疑人生:为什么佳漫会没出来?而佳漫在里面又没有叫呢?

    【我他吗震惊一整年!】

    【雨雨,你真是太牛了!】

    【你完了,你死到临头了!】

    此时,一门之隔,徐佳漫才刚刚拿着烛火起身,岑临雨就没影了,并且还把门给关上了,就他妈的离谱!

    徐佳漫顿时就沉默了,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刚开始相处起来很文静,熟了就会发现,她向来不是个隐忍的性子,那种怒火瞬间就到达了巅峰。

    本来拎着狼牙棒准备冲的守卫顿时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跟着徐佳漫在烛火的照亮下干瞪眼,他不是不想动,他是不敢动,真就是害怕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守卫:瑟瑟发抖.jpg】

    【一时间竟不知谁惨!】

    几秒后,在徐佳漫泛着幽光的死亡注视下,守卫慢慢的十分自觉的移到了墙角站着。

    这时的岑临雨也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打开了门,颤颤巍巍的唤道:“佳漫啊……”

    迎面看见的就是面无表情·狂暴·徐佳漫:“你给我进来。”

    岑临雨人刚一进去,门就被咣当一下关上了,里面的岑临雨包括守卫都被吓得抖了一下,门外的人也被震得回过了神。

    阮丝缨直接抱住了赵安柯,赵安柯也没心思看地图了,回抱住阮丝缨,俩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静静地互相抱着。

    似乎是看到阮丝缨和赵安柯的互动得到了启发,乔奈也转过身问着邢琛:“你要抱抱吗?”

    听到这一声询问,邢琛感到很意外,他的奈奈是真的很暖,换做旁人可能碍于男人面子而拒绝,但邢琛觉得抱一抱也没什么不好。

    于是,上一秒观众们脑海里浮现的是邢琛不惧守卫的样子,下一秒邢琛就低声回了句“要”,语气竟品出了几分脆弱。

    【????????????】

    【琛琛变了!琛琛竟然学坏了!】

    【虽然是乔奈提出的抱抱,但我不相信邢琛会害怕!】

    【呜呜呜,倒是奈奈真的好暖噢!我也好想要抱抱!】

    话音刚落,乔奈就对着邢琛张开了手臂,将人抱住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而邢琛也微微低头,将下巴抵在乔奈的头上,如愿以偿的把她的三角帽给压塌了。

    自从上了综艺以后,邢琛也学会了表达,他积极主动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奈奈,谢谢你。”

    这让乔奈有种助人为乐的开心,人顿时就把邢琛抱得更紧了,感受到力度的邢琛,终究是没能抑制住上扬的唇角,流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屋外的画面十分温馨,跟屋内已然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风。

    岑临雨一进屋子就“噗通”一声跪下了,可以说是相当熟练了,人已经顾不上在不在直播了,什么男人膝下有黄金的话,都通通抛在了脑后。

    因为岑临雨换位思考了一下,这件事情其实还挺严重的,如果自己救了别人转头就被人给卖了,那他肯定也会很生气很愤怒Orz

    徐佳漫本来一肚子火,见岑临雨来这一下,火顿时就消了大半,视线也看向了身边的守卫,守卫也有些迟疑的看了回去,随后试探性的递出了狼牙棒,见被徐佳漫接了过去,才又松了口气。

    紧接着,徐佳漫手里的狼牙棒就咣当一下砸在了墙上,连墙上的灰都给震了下来,她对着岑临雨喊道:“你给我站起来!”

    岑临雨又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你别生气,我当时是吓懵了。”

    一旁的守卫也附和道:“我也觉得他是吓懵了……”

    徐佳漫冷冷的扫视过去,守卫立马就闭上了嘴,之后又是一顿教育,狼牙棒因为砸墙,把尖尖都给砸掉了,两个人倒是觉悟很高,一起低头认错。

    【守卫和雨雨的求生欲都好强啊!】

    【俩人是真的惨,但我也是控制不住的想笑,哈哈哈!】

    【还好漫漫胆子大,要是碰到个胆子小的被卖了,估计当场就得崩溃TvT】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多分钟,当门被再次打开的时候,徐佳漫手里拎着个掉了齿的狼牙棒出来,把门外的嘉宾们都给看愣住了,这才想起来将狼牙棒还回去,守卫却连捡都不敢捡,早就缩回床下了,仿佛那里才是他最安全的归宿。

    阮丝缨和赵安柯也在听到开门的声音就松开了彼此,人径直来到了徐佳漫的面前,挽住了她的手:“我们继续出发吧!”

    岑临雨则走在徐佳漫的后面想要拉住她,被其嫌弃的推开了:“你自己玩吧,我不会再管你了。”

    阮丝缨连忙转移视线,憋住了笑,其他人也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俩人。

    与此同时,乔奈和邢琛的拥抱时间也到此结束了,乔奈走过去挽住了徐佳漫的另一只手,邢琛和赵安柯也收到了岑临雨向大家寻求帮助的目光。

    赵安柯默默的对着岑临雨摇了摇头,示意帮不了他,这件事还得靠他自己,而邢琛只是颇为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给予回应。

    或许其他人对岑临雨还能报以同情,但他是最不能理解这种行为的,可能人和人本身就不一样吧?反正邢琛自问再慌乱,也不会将乔奈一个人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