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魔王摘下了他的小犄角 > 正文 第72章 【感谢灌溉】总不能是天界……
    那个瞬间他甚至为安斯艾尔主动来跟他摊牌, 可是细看一下,塞罗斯发现这个光圈有一些突出的飞羽为装饰,明显不是安斯艾尔那种光亮莹润的圈。魔王陛下在心里大力抚胸口, 给自己顺气, 幸好细细看,否则他非得当场厥。

    “你怎么?心脏不舒服?”安斯艾尔关切探头,接着把那个光圈往前一递,“你用它暖暖心口!刚掰下来没多久,还是热的呢!”

    甚至是刚掰下来的!更可怕好吗!

    虽是安斯艾尔的建议,却于离谱,塞罗斯严词拒绝。他不可能让其他天使的光圈贴着自己的心口, 安斯艾尔的还差不多。

    安斯艾尔的光圈……贴着他的心口……

    塞罗斯;“……”

    心里美起来。

    可惜他手中的光圈因为掰下来太久, 已经彻底冷掉, 现在正被他的体温暖着。

    安斯艾尔有些遗憾, 不也能解。他听塞罗斯问自己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个新圈, 这不问到点子上吗!他正炫耀这个!

    他啪啪就给塞罗斯描述一通自己是怎么头上夺圈的,塞罗斯全程没什么表情,但是安斯艾尔已经很会读他的眼, 他看着塞罗斯的情从凝重到惊讶再到骄傲再到凝重,不停变换, 感到非常开心。

    ……不他读出的那一丝丝痛苦是怎么事?

    抛那点看不明的情绪,安斯艾尔觉得,塞罗斯真是个好听众!他又想起至上之天烂到家这事, 心中不免动容, 看着面前能力有能力脑子有脑子的魔王陛下,越看越支棱!

    塞罗斯,多好的魔王啊!

    “塞罗斯。”他真心意道, 夕阳『色』的瞳眸闪动,“你一定会长存。”

    他身边唯一支棱的同事,一定会长长久久的跟他当同事!

    这是……什么意思……

    塞罗斯在刚才的一瞬之间,几乎被安斯艾尔的夺全部心。他整个人甚至有些恍惚,看着发的天使犹口吐赞歌般对他说出那样煽情的语,眼睛忽闪忽闪,比夕阳中的花海更烂漫。

    说出都会惹人发笑,他几乎被蛊『惑』。

    ——恶魔被天使蛊『惑』。

    阿斯蒙蒂斯家族的历代祖宗,他在撩我。

    魔王陛下冷静地四舍五入。

    他想跟我睡觉!

    正当塞罗斯烦恼究竟该从哪里开始,是桌子还是窗台,他就看到安斯艾尔随意地在圆桌前坐下。圆桌上放着一盘国际象棋,是塞罗斯自己跟自己对弈的一局,安斯艾尔认真地看一会。

    塞罗斯心里那点小火苗,顿时就缓缓地蔫。

    安斯艾尔根不是那么想的。

    他的四舍五入不算qvq

    大脑冷却,妄想被关闭,聪明的智商又占领地。塞罗斯看着安斯艾尔坐下来,拿一枚棋子,开始继续这一盘棋,他也心情低落地在另一边坐下来。

    “你为什么说……那句?”他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在意。

    安斯艾尔拿着棋子,喃喃地说道。

    “塞罗斯,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你身边的人都在摆烂。”

    塞罗斯沉默一下。

    “你是说利维吗?”

    安斯艾尔语一会。

    “……不,不是,今天不迫害他。”

    他的视线投向被他放下的那个光圈,沉『吟』一下,问塞罗斯。

    “塞罗斯,有没有一种可能,整个至上之天都在摆烂?”

    塞罗斯停顿一下。

    “就像利维那样?”

    “对!”

    塞罗斯却轻轻笑,这倒不是嘲笑,而是一种奈。他看着棋盘前的安斯艾尔,自己也移动一枚棋子,同时说道。

    “之前来人界的时候,你还告诫我不分傲慢,谨慎行事。怎么?现在轮到你不谨慎吗?”

    安斯艾尔噎一下,他确这样劝塞罗斯,没想到最后却到自己头上。

    “至上之天与人界不太相同,阿斯蒙蒂斯家族历代都在关注天界的动向,对于至上之天,家族秘藏的资料中评价很。”塞罗斯说道,他并不隐瞒,直接对安斯艾尔和盘托出。

    “阿斯蒙蒂斯家族记录历代天界执政官的情报,只有最近的一代执政官不太清晰,也是因为三界隔绝的缘故。”他声音平缓地说着,“当前的这代执政官,反馈来的情报只有名字,权天使沙利亚,及愈天使乌利尔,第三位执政官,尚且不清楚。”

    安斯艾尔沉默一下,他离开天界三百多年,反正三百多年前,还只有两个执政官。至于近些年有没有出现新的执政官,安斯艾尔自己也不清楚。

    塞罗斯继续说道。

    “麻烦的是,这最后一位执政官,恰恰是最强的一个。论上会是一名战天使,这种一强两弱的布局,是一种平衡,魔界也是此。”

    安斯艾尔恍,接着表现出些许疑虑。

    “可是……”他说,“塞罗斯,你也不弱啊。”

    塞罗斯:“……”

    安斯艾尔真是个令人拍案叫绝的家伙,不仅毫不犹豫地把“最强”的名头扣在自己的脑袋上,甚至借机夸奖他……别说,他居还真有点兴!

    但是……

    被安斯艾尔的思路引导,塞罗斯也沉思起来。

    一强加两弱的布局,应当是没错的,历代都是此。这也是为将最大的权力集中在最强的魔王或者执政官身上,便迅速决策,而在非常时期,两界的体制更是允许它们彻彻底底变成一言堂,只出现一种意志,即最强者的意志。

    那么问题就来。

    同为魔王的安斯艾尔能跟他对是个什么情况?

    最强之名由阿斯蒙蒂斯家族继承,代代此,利维的软弱和摆烂正是佐证。可是在这之中,偏偏出现安斯艾尔这么个似乎是来卧底的天使,他真的是假魔王也就算,魔界还真承认他,给他冠冕。

    塞罗斯难解,这究竟是为什么。

    总不能是天界把执政官派出来卧底吧?有点好笑,他这么不苟言笑的恶魔听,都能笑到卢斯特城外发生雪崩。

    “总之,不管怎样……”塞罗斯有些艰难地结,“就算你觉得其他两位执政官很弱,最后一位执政官一定会很强,小心提防。”

    安斯艾尔重重点头,他很信任塞罗斯,他一定提防!

    两人和谐地下着棋,塞罗斯心中被一种静谧填满。他偶尔会偷眼看看对面的天使,天使托着腮思考下一步的走法,发缠绕在指间,闪烁生光。

    他可真好看!

    魔王陛下心花怒放地想。

    静谧的气氛很快就被访客断,轻轻的叩门声想起时,塞罗斯差点没压住自己的脾气。他皱眉看着门的位置,安斯艾尔一歪头看看房门,嘴里说道。

    “那我先走?你忙?”

    不!现在不是他的工时间!他也不想加班!

    棋还没下完,安斯艾尔也不想走。他主考虑的是,自己现在还顶着猎魔人的身份,最好不被密会的人看到样貌。这样一想,简直像他趁夜『色』偷偷『摸』『摸』来私会一样……住!

    安斯艾尔定定。

    “密会的人最好不见到我吧……我先走。”

    “不,不用。”塞罗斯开口阻止,墨蓝的恶魔竖瞳流『露』出一丝笑意,“我们可继续下棋,来见我的,是你的一位熟人。”

    安斯艾尔秒速反应来。

    “盖温???”

    好啊!盖温居叛逃到密会来!一成语叫什么?送上门来!

    盖温让人袭击希尔维娅,还带走他的前商业伙伴路德,桩桩件件的罪行罄竹难。安斯艾尔心中早就有点火气,这下好,直接送上门来。

    门外,威斯特姆轻轻叩门,等到房门自动向内开,他肃容转向盖温。

    “那位大人允许,你可进。”

    “务必谨言慎行!那位大人的力量……远超你的想象。”

    盖温嘴上应着,心中杂念浮动。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门内的同族即将被他吞噬,他会因此获得更强的力量,还可直接窃取对方在密会中的经营!

    匣子里的剑似乎又开始不安分地颤动,盖温表情和蔼,手上却叩动魔纹,将匣中的剑更凶狠地压制住。

    匣子里终于声息。

    路德在匣子里思考人生……啊不,也许是剑生。

    在今天之前,路德根想象不到,有朝一日自己居会变成一把剑。虽他知道自己是圣剑,可是怎么从人变剑,他觉得在是很抽象,就像立体几何相关的数学题一样,令人想象不能。

    严格来说,路德其已经死,盖温杀他。据盖温自己说,除足够的决心与体悟会让人变成剑,被杀死也能。

    可是……

    变成剑,路德居也能进行思考!

    这不科学啊!他都没有脑子,只有尖尖!

    路德纠结于这个问题,接着他发现自己还能轻微地动,所他没事就会戳戳盒子想出来,盖温每次都会迅速压制他。

    唉,聊得很。

    路德有些恹恹的,他想套圈。

    听到匣子里安静下来,盖温满意地一笑,他可不希望在面见同族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情况,那会影响他的计划。

    盖温走进敞开的门,那黑发的人手中拿着一枚棋子,黑发之间,墨『色』犄角威严持重。听到进门的声响,这个人抬起墨蓝竖瞳看一眼盖温,表情淡淡。

    ……角?

    坐他对面的那个人的表现,可活泼太多,手一撑桌子就站起身,很开心地跟盖温招呼。

    “盖温,真是巧啊!”

    盖温的瞳孔顿时收缩,那发!那夕阳『色』眼瞳!那所畏惧的语气!

    勇者安斯艾尔!他怎么会在这里?!

    勇者不止在这里,他还挺开心地跟坐在对面的恶魔提议。

    “塞罗斯,我们快把他脑壳撬开。”

    “看看是不是我们在找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