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越后被迫登基 > 正文 第40章 见面
    贵妃一番拳拳爱子之心, 自然是什么事都提前安排好了。

    在她的计划里头,既然自己儿子三岁便要到上书房,自然是从两岁起便要定好伴读的人选。

    只是叫她没料到的是, 儿子中间发了一场高热, 以至于到上书房的事情拖了那么久。

    最后她甚至把伴读的事情给忘了, 直到刚刚才想起来。

    虽说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原因,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儿子就没问题了。

    于是……

    “你喊那么大声做什么, 若不是你三番五次推脱,母妃能忘记吗?”一想起这小混蛋骗了自己这么多年, 容贵妃就忍不住冒火。

    当初他装的那么惨,结果他父皇一来,这不也没事儿吗?

    也不失眠也不暴瘦了,容贵妃看他好得很。

    “早知道, 早就叫你父皇来治你了。”

    叶朔顿时就不敢吱声了。

    赶忙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路上, 叶朔心里头想的却是, 伴读说好听点叫伴读, 但其实还要身兼陪伴照顾皇子的职责,既然要照顾,必然会比皇子要稍年长一些。

    像是他娘,一开始打算叫他三岁入学的话, 找的伴读比他大四五岁很正常,因为七八岁的孩子才渐渐开始懂得分寸,懂得照顾人。

    如果是五六岁的话那就还好,五年过去最多也就十二三岁, 饶是以如今的这个早婚早孕, 应该也不至于说成亲生孩子了。

    还好还好。

    叶朔不由的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 另一边——

    工部尚书之子邢玉成从七岁那年开始,就知道了自己将来要给大周第二尊贵的皇子当伴读的事儿。

    邢玉成还记得那年宫里头递消息出来的时候,自己母亲欣喜若狂,与父亲虽然略显忧愁,但依旧十分高兴的模样,毕竟,给皇子做伴读可是一种旁人求都求不来的荣耀。

    最重要的是,以小皇子的出身,在将来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亲王跑不了的,就算是镇国公那边惹了皇上猜忌,那也只是镇国公一家,牵连不到贵妃和小皇子身上。

    想想看,那可是亲王的伴读啊,多大的恩典与荣光,最重要的是对前途十分有利。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也是皇子伴读挤破头争抢的最重要的原因。

    邢玉成彼时还不太懂,但见父亲和母亲都如此高兴,于是便老老实实,按照父母的要求为这件事做准备。

    怕学问太浅,万一小皇子问到什么东西自己不会,邢玉成非常自觉的将自己平日里的学习量加到了双倍。

    又怕自己风头太过惹得小皇子不喜,邢玉成渐渐又学会了怎么低调,怎么不惹人注意。

    邢玉成一天一天的积累着自己,静静等待着宫中的召唤。

    然后他这一等就是五年。

    头两年的时候,父母虽然愕然,但也没说什么,毕竟小皇子年龄还小。

    第三年的时候,父母渐渐的就开始发起愁来了。

    到了第四年,母亲更是连连叹气,父亲也变得沉默了起来。

    天知道,因为当初这消息过于让人惊喜,加上下人的嘴巴不严,一下子就被传了出去。

    这下可倒好,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去给皇子做伴读了。

    结果过了这么久小皇子还没入学,一年又一年,看笑话的人逐渐就多了起来。

    邢玉成实在是绷不住,问他爹道:“爹,小皇子今年虚岁都九岁了吧,怎么还没去上学么?”小皇子再不去上学,用不了多久他都快把家里的书读完了,感觉都可以直接去参加乡试了。

    工部尚书闻言也很无奈啊,若是贵妃那边突然改了主意也就算了,偏偏对方的态度还算是比较坚决,也很讲诚信,定下了他们家之后就没再改过了,唯一的问题就是拖延的也太厉害了。

    如今已经是第五年了,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圣上怎么也不管一管?

    就在工部尚书一家唉声叹气的时候,宫里头终于有消息传过来了。

    大约是之前已经失望太多次了,这回工部尚书一家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就以为跟从前一样,给传消息的小太监塞点银子,然后把人送走得了。

    如今就算是等九皇子过了十五岁再去上书房,他们也不觉得稀奇了。

    谁知道——

    “传贵妃娘娘的话,还请府上三公子从即刻起做好准备,三日后到宫里头报到。”

    报到的意思是…九皇子终于要上学了???

    工部尚书和工部尚书夫人几乎是喜极而泣,赶忙给传话的太监包了双份的大红包。

    天呐,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尚书夫人双手合十,不由得朝着四处拜了拜。

    旁边的邢玉成入坠梦中。

    自己这是…终于要入宫伴读了?

    五年的努力如今终于要派上用场了,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因着明日便要见到九皇子,莫名的激动兴奋之下,邢玉成失眠了,堪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早上寅时刚过,不待家仆来催,邢玉成一个猛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生怕耽搁了,草草洗漱完了之后他就坐着家中的马车往皇城赶去。

    另一边。

    六皇子照例这个点儿醒来,由着宫人们伺候完洗漱穿衣,还是老时间,六皇子带着自己的伴读和侍从就要往上书房那边走去。

    习惯性的,六皇子前脚刚准备踏出秋吾宫,后脚突然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折返回来。

    六皇子的伴读陆江不解:“六皇子您这是……”

    “我去瞧瞧,小皇弟起了没。”六皇子突然想起来,今日便是小皇弟去上书房的日子了。

    听到这话的陆江都惊呆了,什么?九皇子今年要入学了???

    无视一脸呆滞的伴读,六皇子径直走向偏殿那里。

    不出意料,偏殿此时还是一片昏暗。

    隔着窗子,六皇子喊了好几遍,才听到里头传来模模糊糊的回应,放下心来,六皇子道:“今日便是你去上书房的时间了,莫忘了卯时之前一定要到。”

    “嗯嗯嗯…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因着六皇子一般都是提前半个时辰到,但换到小皇弟身上,小皇弟肯定做不到,六皇子便没有勉强他跟自己一起。

    最关键的是父皇都下最后通牒了,小皇弟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这么没有分寸,于是将人叫醒之后,六皇子十分放心的就走了。

    而此时屋子里头,小路子看着睡眼惺忪的九皇子,小心翼翼道:“九皇子,寅时过了,要不奴才喊人伺候您更衣?”

    更什么衣,天还没亮呢。

    被九皇子拒绝后小路子并没有想那么多,毕竟此刻时间还早,再晚上半个时辰也不打紧。

    但是小路子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等就等了那么久。

    当邢玉成匆匆忙忙赶到秋吾宫的时候,距离卯时已经只差一刻钟了。

    完了完了,晚了晚了晚了。

    一想到自己期盼了整整五年,结果第一天上任就迟到了,邢玉成不禁悲从中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正是因为昨天太紧张,夜里头没睡好结果直接在马车里睡着了,等他再睁眼的时候,已经不太能来得及了。

    再加上宫中规矩,准走不准跑,以至于等他赶到的时候就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邢玉成看到秋吾宫偏殿一片寂静,顿时心头一凉。

    完了,这个时候,九皇子估摸着早就已经走了。

    这五年时间,自己算是白准备了。

    就在邢玉成转身,准备看在上书房的路上能不能堵到九皇子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同样焦头烂额的小路子。

    再然后,他就看到了直到现在还在呼呼大睡的九皇子。

    邢玉成当时就惊了。

    “九、九皇子?”

    又听到身边有动静,强忍着困意,叶朔勉强将右眼睁开了一条缝,上下打量着对方,很快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后,叶朔指了指旁边的贵妃塌:“伴读…是吧?”

    “诺,看见了么?专门让人给记准备的。”

    什、什么意思?

    邢玉成有些不解,直到叶朔一句“一起睡吧”,使得邢玉成整个人瞬间就炸开了。

    “九皇子殿下,不能睡了,马上要迟到了啊!”邢玉成五官纠结成了一团,心肝都在颤抖。

    叶朔打着呵欠,不以为意,甚至连眼睛都没睁,模模糊糊道:“迟到…就…迟到呗……”

    要是真天天凌晨三点起,他怕他活不到成年。

    怪不得宫里头小孩儿夭折率高呢,这么搞能不高吗?

    七岁可还是上小学一二年级的年龄,现代的小学生可是□□点才开始上课呢,前后足足差了好几个小时呢。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叶朔无论如何都要保证自己充足的睡眠。

    “最多…也就…挨几个手板……”

    皇子毕竟身娇体贵,打也打不了多少,也打不了多狠。

    叶朔研究过,上书房明文规定,皇子如果上学迟到的话是三个手板。

    三个手板而已,小意思了。

    如今叶朔练了武功,别说是练了武,就算是没练,三个手板来说对他也不是个事儿。

    一顿手板换一个安生觉,简直不要太划算。

    “好了…我继续…睡了……”

    “你们…随意……zzzzzz”

    叶朔当着两人的面,把头一埋,被子一裹,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留下邢玉成和小路子两个人成功的傻掉了。